返回第十三章   宫本武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阿通感到意外,但是泽庵却早已料到会在此遇到她。之后,便带着城太郎三人一起走回柳生谷石舟斋的住处,也不是什么偶然或奇迹。

原来———

宗彭泽庵跟柳生家早有交情。他们结识的机缘,可以远溯到这位和尚在大德寺的三玄院厨房帮佣,每天和味噌、抹布为伍之时。

那时,三玄院属大德寺的北派,经常有一些为了解决生死问题的武士,以及领悟到研究武术的同时,也必须究明形而上学的武道家等特异人物,在此出入。寺里的武士经常超过僧侣,所以当时很多人传言:

三玄院有意谋反。

这些人物当中,有上泉伊势守的弟弟铃木意伯、柳生家的儿子柳生五郎左卫门,及其弟宗矩。

当时,宗矩尚未当上但马守,跟泽庵交情深厚,经常邀他至小柳生城,所以泽庵跟宗矩的父亲石舟斋亦亲如父子,对他尊敬有加,说他是:

能谈心的父亲。

而石舟斋也称赞泽庵:

这和尚将来必成大器。

此次云游,泽庵遍访九州。前一阵子来到泉州的南宗寺落脚,写了一封信问候久未联络的柳生父子。石舟斋看后仔细回了一封长信:

近日我过得颇为惬意。至江户奉公的但马守宗矩亦平安无事;孙子兵库已辞去肥后加藤家的职务,目前走访各地,修行武术,看来将来会有所成就。而我身旁最近来了一位眉清目秀的佳人,善吹笛子,朝夕陪伴照顾,茶道、花道、和歌,跟她无所不谈,给严寒冷峻的草庵,增添了几许暖意。这位女子在美作的七宝寺长大,跟你的故乡很近,应该与你也投缘。因此特邀你前来,聆听佳人吹笛,共饮一夕美酒,茶香配上黄莺甜美的歌声,别有一番风味。来此之时,务必与老叟拨冗共度一宿为荷。

他如此邀约,泽庵非去不可。况且,信中提到的眉清目秀的吹笛女子,很有可能是他时时挂念的旧识阿通。

因此,泽庵才会悠游自在地来到此地,在柳生谷附近山区看到阿通,便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但是听到阿通说武藏刚刚才往伊贺的方向逃去,不禁咋舌直叹:

“遗憾!真是遗憾!”

18

阿通带着城太郎,领着泽庵从胡桃树所在的山丘,走回石舟斋山庄口一路上,泽庵问了许多事,她毫不隐瞒,将自己浪迹天涯,直到此地的种种往事,一五一十地向他倾吐。

“嗯……嗯……”

泽庵像在听妹妹哭诉一样,耐心倾听,频频颔首,一点也不厌烦。

“哦!原来如此。女人常会选择连男人也办不到的人生啊!现在,阿通姑娘是否要问我,今后应该选择哪条路?”

“不是……”

“……哦?”

“现在我已经不为这事烦恼了!”

她无力低垂倾侧的脸,简直是一片惨白,活像个濒死之人。可是,她话语的结尾,却隐含着一种令泽庵不由得抬头重新审视她的力量。

“要是我还在收放之间犹豫不决,就不会离开七宝寺了……我很清楚今后要走的方向。只是,如果这么做,对武藏兄无益———如果我不能给他带来幸福的话———就只好另寻出路了。”

“另寻出路?”

“现在不能讲。”

“阿通姑娘!你要特别小心喔!”

“小心什么?”

“死神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会拔你的黑发喔!”

“我没什么感觉。”

“是吗?死神正在对你施加攻势呢!但是,只为了单恋之苦,你该不会傻到去寻死吧?哈哈哈哈!”

泽庵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令阿通非常生气。没恋爱过的人,怎会了解这种心情?而泽庵却把自己当傻瓜,跟她大谈禅理。如果禅中有人生真理,那恋情当中,亦有必死的人生。至少对女性来说,是比听这个温吞禅和尚片面的阻止,以及解开入门公案,更攸关生命的大事。

不跟他谈此事了!

阿通下定决心,咬着嘴唇,默不作声。泽庵则神色认真地说道:

“阿通姑娘!为何你不生为男儿身呢?像你意志这般坚强的男子,一定能为国立功的。”

“坚强的女子难道不可以吗?会对武藏哥不利吗?”

“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不管你有多爱慕武藏,他还不是逃跑了?就算你追得上他,也抓不住他呀!”

“我心甘情愿,并不以为苦。”

“才多久不见,你已经跟一般女人一样,净说些歪理了。”

“可是……好了!别谈此事了。像泽庵师父这样的智识名僧,当然无法了解一般世俗女子的心情。”

“我也拿女人没办法,真不知如何回答她们呢!”

阿通转向另一边。

“城太郎!跟我走。”

他们把泽庵留在原地,打算向另外一条路前进。

泽庵原地不动,挑高眉毛,叹了一口气,好像也拿她没办法。

“阿通姑娘!你不跟石舟斋大人道别就自行离去吗?”

“是呀!我在内心向他道别就可以了。本来我也没打算要在草庵中受他照顾那么久的。”

“你不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七宝寺的美作村,山居幽雅,这个柳生村庄也很不错,民风平和纯朴。像阿通姑娘这样的佳人,不应该住在充满血腥的凡俗世界,应该居于山水之间,如同黄莺一样。”

“谢谢您,泽庵师父!”

“还是不行———”

泽庵叹了一口气。他已经了解,自己的关怀对这个陷入恋情中的痴情少女已经起不了作用了。

“但是,阿通姑娘!你选择的可能是一条无明之路!”

“无明?”

“你也是在寺里长大的女孩,应该很清楚无明的烦恼,是多么无边无际、多么悲痛、多么难以挽救的啊!”

“可是,我生来就缺乏有明之道。”

“不,你有。”

泽庵倾注所有热情在这一丝希望中,他走到阿通身边,握着她的手。

“我去拜托石舟斋大人,请他安排你的出路和未来。在这小柳生城找位良人,结婚生子,尽女人之责,不但可以使这乡土更为茁壮,你也可以过幸福生活。”

“我很了解泽庵师父的心意,可是……”

“就这么办!”

泽庵不觉抓住阿通的手,又对城太郎说:

“小鬼!你也一起来。”

城太郎摇摇头。

“我不要!我要去追随我师父。”

“就是要去,也得回山庄一趟,向石舟斋大人道别。”

“对了!我把一个重要的面具留在城里了。现在就回去拿。”

城太郎跑了回去。他的脚步根本没什么有明、无明之别。

可是,阿通却停留在歧路上,伫立不动。泽庵又恢复旧友的立场,诚恳说明她选择的人生是危险的,而女性的幸福绝不只有那一条路,但已不足以打动阿通的心了。

“找到了!找到了!”

城太郎戴着假面具,从山庄的坡道跑过来。泽庵看到那狂女面具,心里一阵战栗———好像已经看到多年之后,在无明的彼方所见到的阿通的神情。

“泽庵师父!就此告别了。”

阿通向前走了一步。

城太郎拉着她的袖子。

“走吧!快……快走吧!”

泽庵抬头仰望白云,像在慨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真没办法。释尊也说过女子难救。”

“再见了!石舟斋大人那里,我就不回去道别了,请泽庵师父代为转达……请多保重。”

“哎呀!我这和尚越来越像个笨蛋了。一路行来,尽是看到些陷入地狱的人,却无法阻止他们。阿通姑娘!如果将来你陷入苦海难以解脱,记得呼叫我的名字,好吗?一定要想起泽庵的名字,大声呼唤———好吧!你想到哪里,就尽管去吧!”

①浪人:没有主人到处流浪的武士。

①阿波:地名,今日的德岛县。

①羽织:一种无袖外褂。

①用人:负责会计、杂物等的人。

①河童:想像中的动物,身体如幼儿,嘴尖,手脚有蹼,头顶有个蓄水的盘状凹陷。

①②合:一种酒具。

①太阁:指丰臣秀吉。

①月代形:前额至头顶的头发剃成半月形。

①平将门:平安中期的武将。

②建武时代:公元1334~1336。

①大御所:指德川家康。

②安堵令:领主对旧领地所有权的确认。

①马回:守护在大将周围的骑马武士。

②纳户组:管理服装、武器的人。

宫本武藏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