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故事第七   十日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故事第七

台奥多罗和他主人的女儿维奥兰蒂通情,使她怀了孕,事机泄漏,他被判处绞刑,正将执刑之际,幸遇他的亲生父亲搭救,获得释放,与维奥兰蒂结成眷属。

小姐们在听着故事的当儿,一个个都提心吊胆,不知那一对情人究竟会不会给烧死,后来听到他们终于死里逃生,就赞美天主,欢喜不尽;女王看见潘比妮亚的故事讲完了,就叫劳丽达接下去讲。劳丽达高高兴兴地说道:

美丽的小姐们,在好威廉王统治西西里岛的时候,岛上住着位绅士,家财豪富,名叫阿麦利哥·阿伯特·达·特拉帕尼。他因为儿女众多,需要多雇几个佣人。凑巧热内亚的海盗们在亚美尼亚沿岸捉到好些儿童。装上几条船,从勒凡特运到那里。他把他们当作土耳其人,买了几个下来。这些孩童一个个都象是放猪牧羊的,其中只有一个名叫台奥多罗的,举止比较文雅,俨然大家出身。所以台奥多罗尽管是奴隶身份,却和阿麦利哥的子女在一块儿长大成人。这孩子天性颖慧,并不因为环境改变而就失了志气。所以日久以后,也变得文质彬彬,多才多艺,主人非常器重他,便恢复了他自由人的身份。阿麦利哥到这时仍然认为他是个土耳其人,把他施行洗礼,取了个教名叫做彼得。又叫他掌管家务,对他十分信任。

阿麦利哥的儿女们都一个个长大了,其中有个女儿叫做维奥兰蒂,长得美丽可人。她父亲迟迟没有把她许配出去,因此也是缘份,她暗中爱上了彼得;凡是彼得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她都无限倾慕,只因怕羞害臊,难于向他启齿。总算爱神没有叫她相思徒劳,原来彼得也热恋着她,老是暗地里偷看她,只要一时一刻没看到,心里就觉得不自在。但彼得又觉得这是一种非分的期望,唯恐让人看出破绽。不久,他这桩心事就让那位时时刻刻都在留神看他的小姐看穿了,于是她便顺水推舟,对他特别和悦,其实她心里也确是非常乐意。这样两个青年男女明明有着满腹心事,想要倾吐衷曲,却又不敢说出口来;相思的火焰烤灸得他们日渐憔悴。爱神觉得既是自己一手造成了这种境况,就应该帮他们一下忙,便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今后再也不用畏缩顾忌了。

原来阿麦利哥有座美丽的花园,座落在特拉帕尼城外约三里地光景,他的太太常常带了女儿和别的女眷们到那边去游乐。有一天,天气酷热,她们带了彼得一块儿到那边去乘凉,谁料夏季的气候变幻无常,空中忽然乌云密布,太太小姐们为了怕遇到大雨,就赶快动身回到特拉帕尼去。彼得和维奥兰蒂这一对年青男女跑得特别快,超前走了一大截路,这与其说是害怕下雨,不如说是出于爱情的驱使。不久他们就超前很远,几乎看不见后面的同伴和她的母亲了,这时天空中忽然雷声大作,接着就下起一阵倾盆的骤雨来,还夹着冰雹。夫人和她的一伙人都逃到一个农人家里避雨去了。彼得和维奥兰蒂两人就近找不到适当的避雨地方,只得走进一个狭窄古老、几乎快要坍毁的小棚子里去。棚里并没有人居住,只剩下小小的一角屋顶还可以遮遮雨。地方这么狭窄,两人只好靠拢在一起,不免身子挨着身子。这一来,两人的胆子都壮了起来;煎熬了好久的满怀相思这时也不由得吐露出来了。彼得第一个开口说道:

“我但愿这一阵骤雨狂雹再也不要停息,好让我永远待在这里!”

那姑娘说道:“我也但愿如此。”

两人交谈了这几句话,便互相紧紧地握起手来,接着是由握手而拥抱,由拥抱而接吻,这时大雨下个不停。这一切也不必细说了,总之,直到他们尝尽了爱情的至高无上的快乐,还安排好了日后的幽会,暴风雨才算停息,于是他们在附近城门口等着夫人来到,一块儿回家。

mpanel(1);

此后他们就三天两头在这个地方幽会,行动十分小心,真是说不尽的欢乐。他们对这件事实在太勤快了,因此那姑娘不久就怀了孕,双方都因此焦急不安。姑娘不惜违反天理,用尽种种方法堕胎,可是都没有效用。彼得眼见情势不妙,深恐有杀身之祸,便对维奥兰蒂说,他打算逃走。她回答道:

“你如果走了,我只有自杀。”

彼得原是爱她爱得要命,听了这话,哪里忍心,就说:“我亲爱的姑娘,你叫我怎么留在这里呢?你怀了孕,我们的私情眼看就要败露。你当然很容易得到家人原谅,但是老天可怜,我可不得了啦,你我的罪过都得由我一个人来担当。”

“彼得,”她回答道:“我犯了罪,想瞒也瞒不过,可是你放心,他们未必知道就是你干的,只要你自己不说出来。”

彼得说:“既是你这样讲,我就不走;不过你答应我的话必定要做到。”

此后这姑娘就想尽办法,不让别人看出自己已经怀孕,偏是肚子越来越大,眼看再也瞒不住了,有一天只得来到母亲跟前,痛哭流涕,把真情实况说了出来,求她帮着遮掩过去。她母亲听了,说不出的难受,狠狠地骂了她一顿,盘问她是怎样做出这事情来的。维奥兰蒂为了不愿意累及彼得,就胡扯了一通,设法把真相瞒过去了。

她母亲竟然信以为真,就把她送到乡下的一座别墅里去住,免得她出丑。等到她分娩的那一天,她也象一般妇女一样,尖声叫喊起来。不料事不凑巧。那阿麦利哥平常不大到别墅去的,这天放鹰回来,偏从这里经过,听见女儿哭喊,很是惊异,就走进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夫人万万想不到她丈夫来了,一见之下,惊惶失色,只得把女儿的事情对他说了。他可不象他妻子那样容易蒙混得过,说是女儿怀了孕,竟连孩子是哪一个生的都不知道,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一定要她招出那个男人的姓名,才能宽恕她,否则就要把她处死,毫不留情。

夫人竭力劝他不必深究,姑且听信她所说的话,可是那丈夫哪里肯听。就在老夫妇争辩的当儿,女儿已经生下一个男孩。他拔出剑来,走到女儿跟前说:

“你要是不招出这孩子的父亲是哪一个,我就马上要你的命。”

那女儿眼看性命难保,也顾不得当初对彼得的诺言,就把那一番偷情的经过全部招供了出来。他听了怒不可遏,真恨不得把她杀了,可是他在盛怒之下,也只是随口骂了他女儿几句,就上了马,回到特拉帕尼,把彼得引诱他女儿失节的事,告诉了当地的总督居拉多。总督趁彼得还没得知风声,就下令把他逮捕起来,用刑拷打,逼他把私情一五一十都招供出来。

过了几天,总督判处将彼得先行游街示众,边游边打,然后处以绞刑。这时阿麦利哥并不因为把彼得送上绞刑架就平息了怒气,他要在同一个时间内把这一对情人和他们的孩子全部杀掉,再不让他们留在这世上,便拿了一把没有鞘的剑和一杯放了毒药的酒,交给一个仆役,说道:

“把这两件东西拿到维奥兰蒂那里去,替我传话,叫她自己选择一个死法,否则她就是自作自受,我要把她当众活活烧死。你把这话对她说了之后,就抓起她前几天刚生的那个孩子,把他的头朝墙上砸去,砸死之后,再丢给野狗吃。”

这佣人原是个幸灾乐祸的人,竟甘心为这个铁石心肠的人做刽子手,去谋害主人的亲生女儿和外孙去了。

再说彼得受过鞭笞之后,立即由执刑吏押到绞架上去受刑。他们押着他从一家大旅馆门前经过。凑巧这旅馆里住着三位亚美尼亚的贵宾,都是亚美尼亚国王派出的使节,去到罗马跟教皇讨论一些有关一支即将发动的十字军的重要事情。他们在这里下榻休息几天,备受特拉帕尼当地绅士的款待,阿麦利哥对他们尤其殷勤。

他们听见执刑吏押着彼得闹闹嚷嚷走过此地,就走到窗口去看。只见彼得上半身给剥得精光,双手反绑在背后。三位使节中间有位年高德劭的老先生,名叫芬尼奥,看见彼得胸口上有一颗娘胎里带来的大朱砂痣,当地女人们都管它叫“玫瑰痣”。芬尼奥看见这颗痣,就想起了十五年前自己的一个儿子在拉齐斯坦海岸被海盗劫去,至今一无消息。他看看这个被鞭打的囚犯的年纪,心想,如果自己的儿子还活着,也有这般年纪了。再看看他胸口的胎痣,不禁怀疑,那人莫不是自己的儿子吗?继而又想,如果他真是他的儿子,那一定还记得他自己的名字和他父亲的名字,还懂得亚美尼亚的语言。所以,当那人走近的时候,他就喊道:

“喂。台奥多罗!”

彼得听见这一声喊连忙抬起头来。芬尼奥又用亚美尼亚话说道:

“你是哪一国人?你是谁家的子弟?”

押解囚犯的差人为了尊重这位贵人,立即停下步来。于是彼得回答道:

“我是亚美尼亚人,我的父亲名叫芬尼奥。我是从小被人家拐卖到这儿来的。”

芬尼奥听了这话,知道他就是自己当年失落的那个儿子,于是就跟同伴们一起走下楼来,当着差役人等,跑上前去和他的儿子抱头痈哭一顿,接着又把自己身上披的一件最华丽的绸大氅披在他身上,请求监刑官暂且把这个囚犯交给他,等待上面命令下来,再把他带回,队长一口答应了。

彼得的案子,本来已闹得满城风雨,所以他的罪名芬尼奥也已明白,他立即和他的同伴以及随从人等,去到总督居拉多那里,对他说道:

“先生,那个被当作奴隶、判处了死刑的人。其实是个自由人,而且是我的亲生儿子。听说他破坏了一位闺女的贞操,现在他准备正式娶她为妻,所以我请求你暂缓执行,让我了解女方是不是肯嫁给他,如果她肯嫁,那么请你按照法律把他开释吧。”

居拉多先生听说那个被处死刑的犯人就是芬尼奥的儿子,不禁大惊失色;他承认芬尼奥说的都是事实,又深怪自己不该铸成这个大错,表示过意不去,立即命令把彼得送回家去,一面又把阿麦利哥请来,将这一切情形都告诉了他。阿麦利哥只道自己的女儿和外孙都已死了,万分悲痛,后悔自己不该下此毒手,否则维奥兰蒂还活在世上,万事都能够圆满收场。他就派了个使者赶到他女儿那里去,万一他的命令还没有执行,那就收回成命。使者赶到那里,只见阿麦利哥先前派去杀害小姐的那个佣人已经把毒药和剑放在姑娘面前,但姑娘一挨再挨,不肯选择,最后被他大声责斥,迫不得已,正要拿起那致命的东西,这时使者恰巧进来。救了她的命。那个佣人听是主子的命令,只得住手,赶回去把情形回报了,阿麦利哥一听大喜,连忙赶到芬尼奥那里,说尽好话,几乎快要流下泪来,向芬尼奥道歉,请求他原谅。又说,如果台奥多罗愿意娶他女儿为妻,他非常乐意把她许配于他。芬尼奥听完了他道歉的话,欢喜不尽,回答他道:

“我认为我的儿子应该娶你的小姐,如果他不愿意,就按照原来的判决执行。”两人就此一言为定,然后一块儿去看台奥多罗。台奥多罗这时虽然因为见到了亲生父亲而颇为高兴,可还在担心着自己难免一死。他们便把这事情和他说了,问他同意不同意。他听说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娶维奥兰蒂为妻,简直高兴得好象一下子从地狱升到了天堂。他立即回答道,只要二位老人家愿意,那就等于赐给了他天大的恩惠。

于是他们又派人去看那个姑娘,问她心意如何。她正在那里提心吊胆地等死,成了天下最苦命的女人。乍听得自己和台奥多罗福从天降,一时竞不敢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过了好久,心里才稍许感到快慰,回答道:假使她能称心如愿。她觉得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稼给台奥多罗了。但是这件事她也应当顺从她父亲的心意。

这样几方面都已经说好,一对有情人就此结为眷属。婚礼喜筵自然极尽豪华,合城人士皆大欢喜。年青的姑娘高兴极了,从此光明正大地哺育着孩子,不久就出落得比以前益发美丽。等到她分娩满月,能够下床,这时她公公也快要离开罗马回故乡去了,她就向他请安,尽她做媳妇的一份礼。公公见了这样一个美丽的媳妇,心里好不欢喜,便又大摆喜筵,庆祝他们的婚礼,从此以后一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过了几天,芬尼奥就带了他的儿子、媳妇和小孙儿回到故乡拉齐斯坦去。一对年青夫妇就此和睦幸福地度过一生。

十日谈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