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3)   华丽人生:伊坂幸太郎黑色幽默绝妙力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三年前,父亲突然从二十层楼大厦的十七楼张开双手,跳楼自杀。他想起当时在家里玄关处的情景那天是大学的开学日,河原崎坐在玄关,擦着新买的皮鞋,听到电话在背后响起。母亲叫了他,大声说:“你爸跳楼了。”他终于抬起了头,那时的他实在无法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便转身问出了“他是从几楼跳下去的”这么愚蠢的话。

从警察那里了解状况之后,他虽然大受打击,却也觉得这就是父亲的作风。打算从安全梯爬上二十楼的父亲,一定在途中累了,便决定“在这里就好了”,所以才会从十七楼跳下。他总是这样,总是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小步的地方放弃。

“你看起来很不高兴,讨厌狗吗?”

听到冢本的声音,河原崎回过神来,他慌张地否定:“不、不讨厌。”

冢本似乎在打量什么,盯着河原崎好一会儿,“你是什么时候来我们这里的?”

河原崎回答:“大概在三年前吧。”

“是因为那件事才知道我们的吧。”冢本说道。刚好信号灯转红,两人停下脚步。

河原崎立刻明白“那件事”的意义,指的是仙台商务旅馆发生的连续杀人案。“那是两年前发生的吗?”

“不,最早是在三年前了吧。我记得第一件案子应该是在车站东口的商务旅馆发生,有个男人被勒死。”

在商务旅馆接二连三发生了杀人案,每隔一个月便有一个人被杀害,地点总是仙台市内的商务旅馆。事情越演越烈,不只是全国性的八卦节目、看热闹的群众,甚至还有搭便车犯案的快乐杀人犯。当时,警方对于缉凶完全没有头绪,案情陷入胶着,河原崎甚至有些同情起他们。

然而有一天,案子突然侦破了。警方采纳了某个普通市民的意见,顺利逮捕了凶手,而这个普通市民就是“高桥”。

信徒们只要聊起那天的事,几乎所有人都一脸目眩神迷。

那一天似乎是演讲日。平常,“高桥”只要结束演说就会直接走下讲台,那天他却留在讲台上,以平稳的语气说:“对了,诸位知道那个案子吗?就是在商务旅馆遭到杀害的死者,他们之间是有连结的,世界上每一件事都是有关联的。下一次会发生在仙台公园饭店的三楼。”

当时,河原崎还不是信徒,所以不在会场,这一点让他相当懊恼。信徒中也以这一天为界,隐然有着“此前”与“此后”的差别;有人可以一脸陶醉地回想当天的情况,有人却只能想象当天的情景。

“我听到那句话,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根本不知道高桥先生对那件事有兴趣。集会结束之后,干部急忙开会讨论。但是,那时候高桥先生这么说……”冢本望着远方,似乎在回想当时的光景。河原崎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我接下来要证明真有其事。’”

华丽人生:伊坂幸太郎黑色幽默绝妙力作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