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1)   华丽人生:伊坂幸太郎黑色幽默绝妙力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不要开玩笑了。”这时,丰田提高了声调。

丰田处在非常愚蠢的境地。

“请你考虑一下。”舟木说道,那口吻从容不迫、看透一切。

结果,舟木的做法还是有效的。

丰田和其他同事取得了联络,确认对方的确有个肢体残障的孩子之后,便向舟木提出辞呈。他心想与其将不幸强加在他人身上,自己悠哉地留在公司,还不如自己离开。

他毫无帮助他人的满足感或自傲,心中只有愤怒和疲倦。

每次只要想起舟木那副什么坏事也没做的样子,他就生气。舟木既没有一脸抱歉地皱眉,也没有摆出不得不公事公办的态度,相反地,应该很开心吧。夺走他人的工作,令对方的生活陷入困境,扭转他人人生的工作,原本是只属于神的特权。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和神没有两样。

丰田看到了消费性金融的广告牌,脑中浮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去借钱的样子。

他伸手探进公文包,颤抖地从里面拿出随身听。那是两年前,为了还是小学生的儿子买的;那是他与妻子即将离婚之前,买给儿子的生日礼物。

老实说,和妻子离婚时,他曾经期待儿子会选择和自己生活,不,应该说他确信如此。他认为,比起啰唆的美容师妻子,能让温柔敦厚的儿子敞开心房的人,一定是自己这个赚得不多但是比较合得来的老爸。

然而,事情发展和他的期待相反,儿子选择了和他妻子生活。当他发现被孤零零地留在房里的随身听时,他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他抖着双手,拼了老命地拉开耳机线,将耳机塞进耳朵,好像毒瘾者在寻找毒品一样。在不安感压垮自己之前,得赶紧吃药才行。药将从耳朵进入身体,丰田按下了随身听的播放键。

医院名称是“披头士”,这时候的药剂师一定是乔治-哈里森,药名则是《HERECOMESTHESUN》。

丰田调大音量,闭上双眼,凝神细听,歌词重复着“It-sAllRight”,他也在心中不停地重复这句歌词,重复着“没问题、没问题,It-sAllRight”,不安感渐渐消失,这首歌他听了两遍。

他走下车站的楼梯。每下一阶,脑中就毫无脉络地浮现令他生气的事情。那个上司的脸孔、拒绝自己的面试官的冷嘲热讽、前妻夸耀的笑脸、无力让经济恢复景气的政治人物的照片。他跺着脚想,如果有枪,一定一个个把他们打死。

走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个女人站在路边,是个漂亮的白人女孩。

她拿着塑料牌,上面写着一句奇妙的话“请把你喜欢的日文告诉我。”她用流畅的日语问丰田,“你有喜欢的日文吗?”

他接下对方递过来的记号笔,拔开笔盖思量,我真有喜欢的词吗?是“录取”吗?

丰田打算在素描簿中间偏右的地方写下“无职”,也许是出于自虐的心情。那笔迹看起来就像虫子爬过的痕迹,毫无自信。不过,正要写下“职”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主意,写了“色”。

“无色”,白人女孩说道。

华丽人生:伊坂幸太郎黑色幽默绝妙力作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