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直接切入事件最精彩的部分(1)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时间像是被冻住了一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恍惚之中迈步走进阁楼间。或许是因为我在本家住的时候经常被分配到这间屋子的缘故,我感到一股奇妙的义务在心中涌动。总而言之,在没人阻止的情况下,我在躺在地上的外祖父身边跪了下来。

我抬起外公那干瘪如火腿一般的手臂。果然,脉搏已经没有了,外公已经死了。我再一次感到一股心灵上的冲击——虽说从看到他倒在地上的那一刻起,我便已经知道了——不,与其说是冲击,不如说我再一次变得走投无路了。或许这种说法更确切吧。

我回过头看了看站在门口伸头张望的妈妈和哥哥们,全然不知在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好。此时此刻,想必我那副愚蠢木然的表情已经在众人面前展露无疑了,但是谁都没有笑。大家都仿佛在消磨着感情一般,紧绷着脸。目睹这一情景的我反而想歇斯底里地大笑一番。因为在这个井井有条的渊上家里,除了贵代子夫人以外,大家都被赋予了穿上“制服”——运动衫和长棉坎肩——的义务。这些“制服”颜色各异,在这种情形之下更显得滑稽可笑。因此我索性还是表现得更怪诞一点好了。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