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主人公为您说明故事的设定(9)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时空反复陷阱”的庇护不单体现在学校的考试上面。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夹在“最初的循环”和“最终的循环”中间的这一段——也就是从“第二个循环”到“第八个循环”——在这段循环中,无论做了什么事情,最终都会回到原点。硬要打个比方的话,这就像打游戏的时候,按“重置”键一样,什么都可以由着性子去做。

咱们举个例子来说吧。比如,最近这段时间我看上班里一个女生,于是我便一次次地试着从她嘴里打探她的信息。什么出生年月日啊,家庭成员啊,兴趣爱好啊,甚至是她无聊的初恋故事,在八次循环里面都打听出来。然后在“最终的循环”里,我以给她占卜运势的名义把这些通通和盘托出。女孩子嘛,大都喜欢占卜,所以只要我一次又一次地说中她们的个人信息,她们就会大吃一惊。当然了,这些都是我事先大大方方从她本人嘴里问出来的,但因为被“重置”了的缘故,她自然不会记得这些。

在情窦初开的初中时代,我用这种所谓“占卜”的花招,曾经在女孩当中大受欢迎。不过这些努力往往是白费力气,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的后续工作做得不好。这种占卜、猜谜的手法确实可以引起对方的注意力,但是女孩们却无法将对我的这种兴趣持续下去。

我当然不是在责备那些女孩。因为就算天赐良机,让女孩对男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男孩——也就是我——要是没有内涵的话,女孩的热情早晚也会消失殆尽。

考试也是一个道理。要是碰巧赶上考试日那一天掉进了“时空反复陷阱”,虽然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但那毕竟不是我的真实实力的体现,只是个小花招而已,像是欺诈似的。因此,就算考了一百分,我的心底也不会涌出一丁点儿的满足感。最开始我只是单纯地觉得我这种“体质”的优点很有意思,但渐渐地,我开始意识到了一点——我的内心变得空虚起来。

即便内心变得空虚起来,但迫于形势——无论是应付考试,还是讨好女孩——我还是会利用自己的“体质”。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海圣学园的入学考试。当时我心里很清楚,要是我通不过入学考试的话,妈妈那张脸会变得比母夜……那个啥还难看,因此当我发现入学考试的那天碰巧掉进“时空反复陷阱”的时候,简直是欣喜若狂,高兴得不得了。我真是卑鄙无耻到家了。

而我之所以常被人评论“这孩子长得很老成”、“老气横秋的”,多半也是这种“体质”造成的吧。

我总是一副看破世间一切的样子,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副消极空虚的姿态。大概这是因为我没有脱离“时空反复陷阱”的帮助,靠自己实力去勇敢一试的鸿鹄之志吧。为此,我经常感到困惑不已。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