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章 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了(20)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你多想了,不用在意。别看你这个孩子岁数不大,心思还挺重的,真不像加实寿的孩子。真是的。你妈可不像你这么体贴,她能有你的一半我就知足了。”

“外公您说的是,”我从关于妈妈的话题联想到了遗嘱。说起来,那遗嘱还真是具有象征意义。“我们在这里闲聊没关系吧?我记得,外公您今天要和律师见面的,不是吗?”

“啊,你说宗像啊,那家伙早就来了。”

“宗像先生已经来了?”

“我刚起床,他就来了。我昨天晚上和他联络了,但今天我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没办法,也不能让人家空着手回去啊,所以我先让他帮我看看别的文件。”

“那个,”我有点没听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遗嘱最后怎么样了?”

“我昨天晚上没写遗嘱。”

“没写?”

“到底选谁做养子呢,我犹豫了许久还是无从下笔。所以那张遗嘱现在还是白纸一张。”

“这样没事吧?”

“怎么会有呢。我说过,在新遗嘱写好之前,旧的遗嘱依然有效,所以放心好了。今天我没什么心情写,所以我跟宗像说了,等我写好了就通知他。”

外公很高兴。大概,瞒着胡留乃二姨和贵代子夫人,躲在这里偷偷喝酒让他颇为享受吧。外公的表情就像一个找到了绝佳藏身之处的小淘气包。

我感到了一丝尿意,便站了起来。我刚要伸手开门,忽然从远处传来了几声细微的声音,仿佛雷鸣一般。这声音一波接一波的,我想,大概是什么人下楼发出的声音吧。不过,当我打开门往下看的时候,楼梯上却空空如也,没有人影。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