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于是,事件发生了(17)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退一步讲,在②那天里,就算奈姐姐和富士高哥哥为了说服外公一起来到了阁楼间的门外——不过因为我当时也在场,所以他们推迟了说服工作——奈姐姐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把耳环掉在楼梯上。她的耳环是在那之前的某个时间掉下的。当然了,同样地,在①的那天里,奈姐姐的那只耳环在她去别馆之前就已经掉了。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有些想不通了。奈姐姐的耳环只能是在“从一月一号晚上十一点到一月二号上午十点”的这段时间里丢掉的。如果这个推论没错的话,那么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了——奈姐姐为什么会在这段时间里到主屋来呢?而且还是到主屋的阁楼间。在这段时间里——自不必说了——阁楼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这一点,奈姐姐应该不会不知道。她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呢?真是搞不懂。

哎呀,算了算了。这个问题暂时先放到一边去吧。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刚才,奈姐姐似乎十分紧张,她生怕我说出我是在阁楼间楼梯上捡到她耳环的这一事实。因为一旦我说出这个事实,便意味着她将摆脱不了杀害外公的嫌疑。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奈姐姐的嫌疑是最大的。富士高哥哥也是。因为我亲眼看到了他们两人穿过走廊,追着外公去了主屋。而且中途奈姐姐又十分可疑地将那个插着蝴蝶兰的花瓶从本馆拿了出去。而这个花瓶便是击中外公后脑的凶器。

当然了,在奈姐姐和富士高哥哥一前一后朝本馆那边走过去之后,我也终止了“监视活动”,离开别馆回到了本馆。因此,在他们离开之后,还可能有其他什么人也去过主屋。对了,刚才叶流名三姨不就去了一趟主屋吗?正因为如此,她才在阁楼间发现了外公的尸体。

这么说来,现在还不能断言说“奈姐姐和富士高哥哥就是杀人凶手”。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作为第一发现人的叶流名三姨也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刚才,发现尸体之后的叶流名三姨可以说被吓得魂不附体,但那种有失体面的行为举止或许只是一场“表演”而已。嗯,看来嫌疑最大的果然还是奈姐姐。为什么要把插着蝴蝶兰的花瓶从本馆搬到主屋去呢?只要这个问题不说清楚,奈姐姐就……

死了七次的男人: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西泽保彦作品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