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代序)路的尽头,还有希望(4)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在旅途中,小男孩寡言却聪慧,饱受惊吓却眼神坚定;父亲容颜清癯而心身疲乏,腰间插了一柄左轮手枪,故意让枪柄外露。在世界末日来临之际,他们谱写的不是一出重建文明的史诗,而是一则艰难求生、重现生命尊严的末世寓言,一首地狱与天堂的交响曲,一曲献给全世界的捍卫人类尊严的优美挽歌。在末日危机中,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往往只是一瞬间便相隔天涯,而希望和绝望之间,也只是一个念头闪烁后的差异。在这场灾难中,小男孩的母亲已经留下遗书,先行离去,而在这封遗书中,集中表现了麦卡锡对女性的理解。

女性是善良与美丽的化身,而在恶魔疯狂、末日来临时,善与美是脆弱的。无力承受悲惨现实的女人,要保留生命的尊严与美好——所以,在离去之后,留给男人的也是爱和责任。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离去,使得孩子成为他和死亡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成为他活下去并寻找出路的缘由。为此,他要将象征生命的火种流传,虽然,悲观者说“人活不了的地方神也对付不了……只有每个人都死了才好”。但他坚持认为,有一种东西,“连死亡都灭它不掉,要是看不到这个东西,他们就会抛下我们,转身离去,再也不会回来了”。直到来到海边仍无希望,直到疾病已将死神带到身边,他仍然鼓励孩子去寻找好人——“你要继续向前。你不知道路走下去会有什么。我们总是很幸运。你还会幸运的。”天涯再远,也有走到的一天,而只要有人在身边,就能找到比天涯更远的希望。



电影《长江七号》讲述的同样是一对父子在现代社会中相依为命的故事,“我们穷,但我们不打架,好好读书,以后做一个有用的人”是贯穿全片的道德主题,正是以其道德的正义性,父亲最后获得外星狗的救助,起死回生,孩子也赢得了同学的尊重和喜爱。而在《路》中,贫富的差别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性与兽性的生死搏斗,在这种状况下,依靠自我奋斗,是否还能获得合法地位,已经令人置疑。而同时,在面对人们遭到杀害时的明哲保身,就成为一个巨大的道德困境,小说中,小男孩目睹一群坏人即将吃人时,询问父亲为何不出手相救:

他们为什么非要杀人呢?

我不知道。

他们是要吃那些人吗?

我不知道。

他们要吃那些人,对不对?

对。

我们不能救那群人,因为救了他们也要吃我们。

对。

所以我们就没救那些人。

对。

好吧。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