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路》(3)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一小时之后,他们上路了。他推着小车,还和孩子每人背了个包。背包里装着他们的必需品,以防二人遇上不得不丢掉小车逃生的状况。车把手上夹着个黄色的摩托车反光镜,是他用来观测身后路面的。男人把背包肩带向上提了提,又往那片荒芜的村野望去。路上空空如也。小山谷底下,蜿蜒着一条灰而静的河。一动不动,轮廓分明。沿岸背负着一丛枯死的芦苇。你没事吧?他说着。男孩儿点点头。于是他们便在这泛金属色的冷光中,沿黑色山顶走下,时而穿梭于白蜡树中,彼此即是对方的整个世界。

他俩走过一座旧水泥桥,跨过了河流。又过了几英里,只见路边出现一个加油站。二人站在路当中,观察着。我想我们得检查一下,男人说道。去看看。二人于杂草丛中破开一条路,灰尘随着草的摇曳附在他们身体上。他们穿过废旧的停车场,找到了连接压泵的储油池。池盖已经没了,男人支着胳膊肘趴下,朝管子里闻了闻,可根本没有汽油刺鼻的味儿,仅有淡且变质的气味。他站起身,观望整个加油站。这里的各个压泵和输油管安静得诡异。窗户完好无损。服务亭的门开着,他走了进去。一个金属工具箱立靠在墙上。他拉开抽屉,没有一样东西是用得着的。上好的半英寸的轴承。一个锯齿齿轮。他立在那里又扫视了一圈停车场。有只盛满垃圾的金属桶。再钻进办公室。灰尘满布。男孩儿就站在门口。一张金属桌、一台收银机。几本使用手册,已被浸得发胀变形。漏了洞的天花板上掉出卷曲而污迹斑斑的油毡。他跨过去,走到桌前,停住了。继而拿起电话话筒,拨下父亲家的号码,那许久以前的号码。孩子盯着他。你在干什么?他问道。

上路四分之一英里后,他停下来,往回看。我们没动脑子,他说道。我们得回去。于是将车推下了路,安置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把二人的背包留了下来,又朝加油站走去了。到了服务亭,他拖出那个垃圾桶,整个翻转过来,一气儿把里面的塑料油瓶都扒了出来。接着,父子俩坐在地上,把这堆瓶子挨个倒过来,让残液滴进一只盘子中,最后,二人大约收集了半夸脱的机油。男人拧上塑料盖,找块破布擦了瓶子,握在手中掂了掂分量。在那些长而暗的傍晚或黎明里,这些油能燃亮他们那盏小破灯。你能给我念故事了,男孩儿说道。是不是,爸爸?是,他回答。我能给你念故事了。

河谷那头,只见道路穿过一条漆墨般的小溪。光秃秃并烧焦了的树干,在道路两侧延伸。灰烬在路面上翻滚,熏黑了的灯柱上耷拉下一截截废电线头,在风中啜泣。森林开垦地上有一座烧焦的房子,它后面接着片灰蒙蒙的荒草地,以及一段赤红的泥岸,上面还留了废弃的路防。更远处,能看到几家挂着大广告牌的汽车旅馆。从前的一切,如今都已黯然荒弃了。迎着冷风,他们站在小山包上,喘气。他看了看孩子。我没事,男孩儿对他说道。男人伸手扶着孩子肩头,朝下面一览无余的村庄点了点头。他从小推车里拿出望远镜,站在路当中,朝下面的平原望去,灰白光线中,这座城市的形状恰似荒漠中的炭笔速描。没什么可看的。没有烟。我看看行吗?男孩儿问。行。当然可以。男孩儿趴在推车上,调整了轮子方向。你看见什么了?男人问。什么都没看到。孩子把望远镜放下。下雨了。对,男人说,我知道。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