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路》(32)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那就大错特错了。不过我宁愿把你带到离这条路一英里多的地方,然后放了你。那儿是我们该重新上路的地方。你也找不着我们。你不知道我们会选哪条路。

你猜我怎么想的。

你怎么想的?

你是个胆小鬼。

他松开抓住皮带的手,皮带掉在道路中央,衣服也跟着滑落到地上。一只饭盒。一个用旧了的帆布军用口袋。一把匕首的皮套子。待男人抬起头来时,匕首已经握在那人手中了,这男子只往前走了两步就已横在了男人与孩子之间。

你想干什么?

男子不开腔。他个头虽大,但动作异常迅捷,手往下一探就抓起了孩子,接着朝外一滚,站起身来时已将小男孩贴在自己胸前,用匕首抵住了他的咽喉。男人则紧跟着朝地上一蹲,摇晃着对准目标,两手端起手枪,以两膝平衡身体,在离男子六英尺的地方开了枪。男子瞬间倒地,额头上那个弹孔里流出汩汩的、冒着泡的鲜血。孩子就躺在男子一条腿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男人再次把手枪插进皮带,背包一甩扛上了肩。他抱起男孩儿,将他转个身举过头顶,让孩子跨坐在双肩,抬腿朝那条老路死命奔去。男人紧按着孩子双膝,孩子紧扶着他的额头,身上染着血,沉默如磐石。

父子俩跑到林子里一座废弃的铁桥处,路在这儿终止了,桥下是早已干涸的山溪。男人此刻猛咳起来,差点背过气去。他离开大路,钻进树林。接着转过脸,静静站着喘息,努力辨别外界的声响。什么声音都没有。男人又踉跄着跑了半英里路,最后一下子跪倒,把孩子放到满是灰土和落叶的地上。他擦去脸上的血迹,搂着男孩儿。没事了,他说。没事。

寒冷而漫长的傍晚来临,黑夜紧随其后,有一刻,他听到了那群人的声音。男人紧搂着孩子。喉咙里的咳嗽声怎么都抑制不下来。隔着大衣,他摸到儿子瘦弱得吓人的身体,感到儿子像狗一样打着战。踩在树叶上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们又向前行。他们不说话,不交谈,沉默异常。夜幕完全降临后,冰冷的空气紧锁四周,男孩儿这时抖得愈加猛烈了。黑暗之中,见不到一丝月光,他们也没有去处。背包里还有一张毛毯,男人取出来给孩子裹上,又拉下外套拉链,把他紧抱在怀里。二人在地上躺了好久,可实在冻得僵了,最后男人只得坐起来。我们还得走,他说。我们不能就在这儿躺着。他看看周围,可什么都瞧不见。在这暗夜里,男人的声音扁平而单调。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