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路》(36)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他们只能搜集小树枝丫当柴烧,引燃的火通常只维持一小时,或者一小时多一点。男人将剩下的枝条都拖到桥下弄断,他站在这些树枝上吱里嘎啦地将它们折成一条一条的。还以为男孩儿会被这声音惊醒,结果没有。湿木条在火中吱吱作响,雪仍下着。早上,他们习惯性地四处看看,瞧有没有什么足迹留下。一年多以来,这是他除男孩儿以外,第一个交谈对象。终于找到一个弟兄了。那对冷冰冰闪烁不定的眼珠子闪现出爬行动物的心计。灰而生了龋的牙齿。还粘着人肉。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谎言,他创造了谎言的世界。男人再次醒来时,雪已住了,灰白的晨曦让桥远处一览无余的林地显出轮廓,黑色的树干映衬出雪的白。他本蜷缩着身子,两只手都夹在膝盖间,现下则坐了起来,把火烧得旺了些,又在余烬中放上一听甜菜罐头。男孩儿胳膊腿儿随意摊在地上,眼瞧着父亲。

这场新下的雪给整个林子都盖上了一层,树枝上,叶子卷儿里,且全都掺了灰,变得脏兮兮的。父子二人起程了,先朝停放小推车的地方去,男人将背包搁好,再推车上了路。没有足迹。他们伫立着,听这静谧的空气。继而,他们脚踏着灰色泥泞的雪,沿路前行,他旁边,男孩儿把两手伸进衣兜里。

他们跋涉了一天,孩子一直沉默不语。下午时分,雪已在路上化开,到傍晚,路面便干了。二人还是不停地行路。走了多少英里了?十英里、二十英里。从前,父子俩爱在路上玩执铁环的游戏,用的是他们在五金商店里找到的四个大钢垫圈。但如今,钢垫圈也与其他东西一道,被掠走了。当夜,他们在山涧中,背靠一处小石崖搭了帐篷,把最后一个罐头吃掉了。男人将这一罐留到了最后,因为它是孩子最喜欢的,豌豆猪肉罐头。他们瞧着里面的菜在热柴灰中慢慢泛起泡,稍后,便拿钳子刨出来,二人安安静静吃了。男人把水冲进空罐头里,让孩子喝了,这顿饭也就吃完了。我本来该再小心点的,他道。

男孩儿不做声。

你得跟我说话。

好吧。

你不是想知道坏人是什么样子的吗?现在你该知道了。有可能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你。这是上帝指派给我的任务。谁想杀你我就杀谁。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他头上罩着毛毯坐在那里。过了一阵子,抬起头来。我们还是好人吗?他问。

是。我们还是好人。

我们永远都是好人。

对,我们永远都是好人。

路:灾难大片《末日危途》小说原著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