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5)   历史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霍华德的论文即将完成,津贴也马上到期。需要考虑下一步该做什么了,而在这个时候,他们确实发生了点儿事情。

发生了什么呢?他们开始变得口若悬河,一切都有了一种新的味道。他们长期居住其内的墙壁突然打开,他们开始因为新的欲望和期待而变得骚动不安起来。他们的羞涩、怨恨和愤怒一点点地从身上消失,正如他们的衣服一样,霍华德令人生厌的笔直的套装、芭芭拉沉闷的衬衫和裙子,他们都给扔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别人的帮助,他们的举止、风格以及性情都焕然一新。他们笑地更多,也对别人挑战地更多。他们极其坦诚地相互倾诉,并雄心勃勃地踏上了性行为的新旅程。他们躺在床上无休无止地讨论着自己,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在浴盆里、在楼梯平台上、在厨房里,他们开始扭到一起,相互抚摸,用各种新的激情和性目的而彼此深入。然而,是什么让科克夫妇有了这种变化呢?要理解这个,就像霍华德一直作为一个热情的解释者说的那样,你需要知道一点儿马克思,一点儿弗洛伊德,还有一点儿社会历史。必须承认,对于霍华德,你要解释任何事情都必须知道所有这些。你要知道时间、地点、环境、微观结构和宏观结构、意识的状态和决定因素以及人类意识的扩展能力和爆发能力。如果你理解了这些,你就明白了为什么老的科克夫妇慢慢退出了视线,而新的科克夫妇得以形成。

我们应该记着,尽管生长在两个不同的北方城市,一个在约克郡,一个在兰开郡,这里的两个人却拥有相同的阶级和价值背景:都受残留的基督教教义和祖辈留下来的社会顺从的约束。霍华德说,这是一个有着明显的阶级差别和强烈的阶级观念的社会里的意识形态。他们两个都来自作风正派,还多少有点清教思想的家庭,在社会上处于工人阶级的无政府主义和中产阶级的顺从主义之间的模糊交界线上。两个家庭都做礼拜,有着较高的道德准则和较低的社会期待,其结果便是一种道德代替政治的社会风气,并带来了一种自我否定、故意选择压抑的社会情绪。霍华德和芭芭拉的视野都经历了高中和大学教育的提升,但他们对于教育却保持着与父母相同的态度:它是一个工具,一个道德高尚的工具,一个使你活下去,有所成就,出人头地的工具。

历史人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