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6)   历史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他们的父母选择的那个历史环境截然不同了。如果环顾四周,他们会发现社会自由的力量早已改变了他们的世界,他们需要的只是开始寻求更加充分的历史公民权,其途径也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困难,尤其像他们这种已经进入精英特权阶层的人。他们已经拥有了为他人开设特权的机会,并可以把这种机会变成完整意义上的权利。因此那时他们是在辜负自我,也辜负了别人。现在的霍华德说:“那时的我们是一个灾难。”

因此,科克夫妇的婚姻成了一个监狱,其功能是检验成长,而不是打开成长的渠道。在大学毕业后,芭芭拉就迅速地关闭了自己

历史人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