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7)   历史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它的期望不断上升,付出更多,也索取更多,并不断地解放着自我。“我们的改变是大势所趋,”霍华德说,“各个部门的约束开始松动:阶级、性、生活伦理,所有的一切。男人们爆发了。最终,他只能实现自己的改变。”“还有女人。”芭芭拉说。确实如此。霍华德会荣幸地告诉你,在1963年那个对他们至关重要的夏天,是芭芭拉首先冲破了束缚。那一年充满了社会运动。如果你愿意的话,霍华德会为你一一详述:一直波及到流行音乐等各个领域的示威活动、政治丑闻、第三世界政治、工业界工资争执。芭芭拉困在住所里,整日郁郁寡欢,迷茫失措,因为贪吃零食而发胖。她首先感觉到了内在的矛盾。“她研究她自己。”霍华德说。“确切地说不是那样,”芭芭拉坦言,“是我被研究了。”“这是真的,”霍华德说,“在纯粹的外部层面上,是你被人占了便宜。”

在纯粹的外部层面上发生的事实是,一天下午,科克夫妇的一个朋友来到他们的住处,想邀请他们晚上去听一场爵士音乐会。他叫何米德,一个心理学的学生,埃及人,长着一双大大的黑眼睛,痴迷于荣格和劳伦斯杜雷尔。何米德带来了一些埃及的阿布辛贝神庙的照片和一盒土耳其软糖。后来,芭芭拉就跟他上了床,就在他们那张有着木制床头和床脚的高床上,在那间俯视着腐烂的花园的屋子里。她因为兴奋而尖叫,尽管那不过是被子底下的一阵慌乱和笨拙,对双方而言都不是什么特殊的经历。这给芭芭拉留下了深深的负罪感,现在的霍华德说,芭芭拉典型的反应是压低事态,予以否认,企图掩盖所有事实。然而,何米德追寻的是他自己那令人费解的道德指令。他坚持留下来吃晚饭,而目的就是为了告诉霍华德那天下午在高床上发生的一切。他解释说,芭芭拉和他做爱了。“我认为,”现在的霍华德说,“他是想建立男性伙伴之间的一种亲密感。从他的文化立场而言这非常正常,我们必须理解他的文化所决定的女性观。”“天呢,”芭芭拉说,“他只是喜欢我。”“两者兼有吧。”霍华德说。于是,何米德眨着他那双黑黑的大眼睛完成了他的倾诉,并心安理得地等待着霍华德的反应。

历史人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