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写在前面(1)   在约定的场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为此我也要在《地下》写作上有意摈除奥姆方面的视角——我怕这一视角使得我原来的视角变得模糊不清。在这一阶段,我要避免“那边我清楚,这边也在一定程度上清楚”那样模棱两可的态度。

虽然因此受到“单方面视角”的批评,但是,将摄影机位置固定于一处就意味原点本来就是摄影者有意设定好的。因此那样的批评恐怕很难作为对于这本书的有效议论而得以成立。我原本就想写一本“精神上接近”我采访的人一边的书(这同偏袒当然不是一回事),想尽可能把他们当时的所感所思作为活的文字记录下来。我认为那种形式的参与(commitment)应该是那一阶段自己作为文笔家=小说家的职责,而决不是将奥姆真理教那一存在所具有的正负两个方面上的宗教意义、社会意义从脑袋中扫荡一空。

不过,在这项工作得以结束,书已出版,种种样样的风波已然过去而事态告一段落之后,“奥姆真理教到底是什么”这个问号开始在我心中膨胀开来。作为我,本来就是为了校正一种信息的失衡而集中搜集受害者方面述说的事实的,而在那一作业大体完成的阶段,这回开始渐渐怀有这样一个疑问:我们果真把关于奥姆方面的真正正当的信息搞到手了吗?

在约定的场所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