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死亡(3)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

“在路上看见它时我就发现了。”我边说着边将苯酚吸入注射器,之前我不止一次这样做过。

“那为什么我们还冒着生命危险将它从公路上救下来呢?”听起来大卫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疑惑。

“因为我希望它最后听到的是我的声音,而不是一场车祸的声音。它离去的时候感受到的是温暖的双手,而不是将它的胸骨压碎的沉重的车轮。我十分抱歉,但它值得我们为它冒险,我们也愿意为它冒险。”

对于我的回答,大卫只是点了点头。我想他并没有完全理解,但他没有反驳。“我该做些什么呢?”

“我自己能行。”我边说边转过头去。

大卫抓住我的胳膊,“我知道你能行,但你没必要这样,让我来帮你吧。”

“好吧。将它放平,越轻越好,我要在它的脖子上注射。”大卫尽力依照我吩咐去做。那鹿子的眼睛睁得很大,眼神充满了疼痛和恐惧。我轻抚着它的喉咙,以缓解它的痛苦,同时也为了找到注射的脉管。

我深吸一口气,将针头扎进去,并迅速将药物推进脉管。鹿子挣扎了一会儿,最后将头垂落在大卫的胳膊上。我取出听诊器听了听它的心跳,“它走了。”我告诉大卫。

大卫轻抚着鹿子的头,一行泪水从他另一侧没受伤的脸颊缓缓滑落——可能是因为这次意外,可能是因为他脸颊疼痛的伤口,可能是因为这一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系列事情,也可能是因为亲眼目睹了这头鹿子的生命被我取走。他耷拉着双肩,呼吸越来越沉重,牙齿咯咯作响。就在此时,我似乎突然了解了这个我从未认识的男人。

那一瞬间,大卫仿佛变回从前那个孤独的高中男生。先是得知父亲的死讯,接着母亲也离他而去了。没人能分担他的悲伤,他只能独自将苦难吞咽。死亡用一种神秘的语言和他沟通,这种沟通方式改变了他,使他变得与众不同,使他一生经受了各种苦难和折磨。

“对不起……”他贴着鹿耳朵轻声说。

半小时后,我们到了汤普金斯县社区医院,向治安办公室打电话报告了关于鹿子尸体的事,并给大卫的车子叫了一辆拖车。他们给大卫脸上的伤口缝补了22针,之后给他服了一些抗生素和止痛片,这一过程我都握着他的手。直到现在,当阳光照在他脸上,仍能看见那一道浅浅的疤痕。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