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争论(4)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我实在想不出此时此刻我能看见莎莉的原因,但她就在我前面,正向手术室方向跑去,手中紧握着手术钳。

“快点!”沙顿,一个矮矮胖胖的秃顶男人,长着香肠一样的手指,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朝她叫喊道。在他们俩之间的手术台上躺着一只金毛猎犬,这只狗由于胸外科疾病已经被开刀。我想手术进行得并不顺利。

“妈的,汉森,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给我拿来吸引器。”沙顿大声叫喊着。莎莉立即拿来吸引器,但动物的胸腔很快再次充满血液。

在外面拥挤的等待区,莎莉的儿子——克利福德,静静地坐着,他在腿上的速写本上画着什么。克利福德看起来差不多九岁或十岁的样子,他甚至比他的妈妈还要漂亮,大大的褐色眼睛,长长的睫毛,体态匀称。

虽然看不到他在画些什么,但从克利福德的笔迹可以分辨出,他并不是在杂乱无章地胡乱涂鸦。他将舌头伸在唇边,眉头紧锁,态度极其认真,好像他画的东西很快就会消失一样,所以他必须尽快将头脑中捕捉到的印象描绘出来。

经过一段时间,最终我觉察出了这间候诊室里的问题。这里没有狗吠、没有抱怨甚至听不见猫狗在等待治疗时的叫唤声。与之相反,这间候诊室充斥着恐慌、惧怕以及伤痛,屋子里尽是沉寂的空气,唯有一支铅笔在素描纸上沙沙作响。当我再接近点儿时,发现屋子里的动物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个小男孩和他腿上的那张素描纸上。

除了小男孩,候诊室里唯一身边没有宠物的是位老妇人,她满头僵直的银发,用她那已形成习惯的动作吮吸着拇指,蹒跚地踱步到接待室前台,手术室中的狗一定是她的。

在我的注视下,小男孩忽然感觉有些不安。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变得僵硬,铅笔掉到了地上,接着露出痛苦的表情。接着,他旁边的狗开始大声吠叫。

小男孩费劲地慢慢站起来,将素描纸放在椅子上,而后朝手术室走去。当他匆匆跑到位于接待区反方向的外科手术间时,沙顿医生几乎将他撞翻。男孩丝毫没有顾忌沙顿的存在,直接跑进了手术套间。

莎莉正努力地为那只失去知觉的狗进行胸腔止血,直到她的儿子几乎爬上手术台她才注意到他。

“克利福德,你不能待在这里,”莎莉急躁地对他喊道,“回候诊室去。”

克利福德完全没有理她。不,不是这样。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妈妈的存在。手术台如此平坦,以至于他认为它应该不会是假的,他渐渐向狗靠近。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