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辛迪被送走(5)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大卫一直在电梯中待到了第48层。电梯门开了,大卫又重新加入到了皮博迪、格罗斯曼和萨姆森组成的这个大家庭。这个世界给予了我们钱财、给予了大卫律师事业的成功,但同样也经常将他从我身边夺走。

一位年轻的金发碧眼的接待员站在亮着微光的巨大的现代化大理石办公桌后面,正细声细语向她那头戴式对讲机说着什么。当大卫路过接待前台走进一组镶刻着“P,G&S”的双扇玻璃门时,她看到了大卫,笑着说道:“欢迎回来。”

相对比较安静的接待区后面是一个大型的曼哈顿律师事务所,这里热闹非凡。电话机铃声、传真机和复印机的呼呼声,还有从各个方向传来的谈话声混杂在一起。

大卫走在律师事务所中间的走廊上,许多秘书从办公室中大声招呼着他的回归,一些律师在办公室隔着玻璃墙向大卫挥手致意。

大卫来到了玛莎工作的地方。玛莎最初被分配给大卫,仅仅是因为她为之工作十年的伙伴在午夜时离开了公司,并带走了几乎所有的客户资料。尽管她的伙伴从没向玛莎吐露过他要做什么,但公司的高层们一直都认为(无从考证)玛莎很清楚那个叛徒的计划。因为没有成功地向老板通风报信,作为对她的惩罚,玛莎开始了曼哈顿律师事务所最底层的职业生涯,开始做了个秘书,为一个第一年的合伙人工作。

玛莎起初拒绝与她的新主管大卫交谈,受到挑战时她表现得相当顽固,也相当傲慢(是的,后来也是如此),但这种性格丝毫没为她扭转局面。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玛莎的爱猫患上了早期肾癌。大卫看到了这个僵局的潜在突破口,紧接着便是我提供的无偿服务。

当玛莎第一次带着猫来到我在动物医疗中心的办公室时,我震惊了,因为她不同于我从大卫对我说的故事中听说的形象(思想陈旧、怪异、可能像家庭主妇一样会将扫帚藏在桌子下面,或者其他什么怪相)。事实上她本人身材高挑,体态匀称,45岁上下,长着一双大大的蓝眼睛,这和我的想象差别甚远。

在我们简短而礼貌的介绍后,我对斯摩基进行了初步诊断,并向她提供了有限的几个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在听完我从正反两面出发的冗长的治疗说明后,玛莎摇晃着手中的斯摩基,坦白地说道:“我们没有孩子。”

在那天,我和玛莎达成了一致,为了斯摩基要不惜一切代价,但我们绝不能让她的生活质量因此而受到影响。玛莎让我答应她,如果我认为她让斯摩基撑的时间超过了它所应该承受的,我要提醒她。我也很愿意这样做。四个月后的某一天,像今天一样寒冷,斯摩基停止了进食。晚上,我带着那索命的医疗包去了她的住所。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