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章 辛迪被送走(11)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正坐在大卫办公室中的克丽丝拿出了一个粘满便条的文件夹,“准备好了吗?”

“准不准备好也由不了我啊。”

克丽丝耸了耸肩,“可能在公司里你剩下的合伙人中,没有一个能符合条件的。”

按照手中的文件,克丽丝开始诵读一份长长的清单,其中包括公司中的人们正着手处理的事件以及他们本身的地位。大卫努力地集中注意力,但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挣扎,他的目光一直游离在我们的那张照片上。

我的听觉突然开始退化,克丽丝的嗓音很快便与那些电话铃声和其他办公室中的谈话声融到了一起,直到所有的这些元素集结成了一堵势不可挡的噪音之墙,最后我逃出了这幢大楼。

约书亚离开康奈尔大学那覆盖着常春藤的大楼之后,像我一样,他也成了一名小城镇中普普通通的兽医。随后,很多因素促成了我对他事业的倾注。他所失去的一切让他对他自己和这个世界更加地不确定。他依旧对自己的“患者”们和它们的健康快乐尤为重视,而对于他自己,他不再把自己仅仅看做是一个手法熟练的兽医,“又一个乘坐公共汽车的傻瓜。”他会这样说自己。现在约书亚听得更多,而说得少(他从来不说关于自己的任何事),而且说话时用语谨慎。他的每句话之间的间隔越来越长,这种沉默让我觉得很舒服。我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感觉的人。

吉米·蓝金,一个穿着足球运动衫的14岁男孩,正在接待区等待着约书亚。医院没有正式营业,所以接待室里空荡荡的,只有那个男孩和他放在膝盖上的大纸板箱。

吉米的头发黑黑的,长着一双湛蓝湛蓝的大眼睛,笑容很甜美,但他只有一只耳朵,左侧的面颊露出一道深深的疤痕。两年前的车祸夺走了他哥哥的生命,也让他失掉了一只耳朵,留下了这一道伤疤。

在那场事故后,不知怎地,吉米迷恋上了各种各样的流浪动物。他找到它们——或者是动物们找到他——几乎所有这些流浪的小动物都已经找到了家,有的是通过吉米自己的努力,有的是通过我们办公室中的同事的坚持不懈(好吧,是在愧疚感的影响之下)。吉米总是给他找到的每一只动物——狗、猫、松鼠、浣熊或者鸟——取个类似的名字,这些名字几乎都是由“皮特”演变而来的,而皮特,正是他死去的哥哥。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