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不为人知的往事(8)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杰西接着拿出一些零散的备忘录和研究报告,将这些文件推到了大卫面前。一些文件承载了NIS的荣誉,而其他的则是美国政府的最佳成绩。“这些是我在被踢出来之前与我工作有关的所有东西。”

大卫忽略这堆文件,说道,“我非常同情你现在的处境,但是我仍然不知道我能帮你什么。”

“我需要你帮我在辛迪被转移之前将她从CAPS弄出来,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法院的命令。”

大卫仰坐在椅子上,在还没有回答之前,他便开始摇头。

杰西在大卫还没说话的时候,又说道:“我知道在你赞同之前会发出很多质疑的,但是,我本以为你知道了我和海伦娜一起的工作,就会……”

“对不起,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帮助你,但我帮不了。”

“但我没有太多时间了。辛迪一旦被转移……”

“对我来说这根本不可能,原因有很多。我甚至无法为你说的这些找到合适的法律依据。每一个学法律的一年级学生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动物是动产。辛迪在法律上被定义为财产。根据法律,它与我现在坐的这把椅子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它更不是你的椅子。”

“这就是我要说的,她不是财产,她拥有意识,而椅子没有。”

“真是个有趣的观点,但那不是法律,至少在现在还不是。没有一个正规法庭会受理这样的案件,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可以用来解决这个案件。”

杰西从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螺线形笔记本,递给了大卫。

“这是什么?”大卫没有打开。

“海伦娜的研究笔记。”

大卫曾向马克斯讲述的有关起居室壁柜中书籍的事情从根本上说是正确的。那些书籍我都曾阅读过——事实上是吞食——随着我病情的不断恶化,我和杰西的工作也在不断推进着。我怀揣着一种希望阅读着这些书籍,一种寻找到能帮助杰西去支撑她灵长类动物意识理论的一些核心观念的希望,但那仅仅是一部分。我同样在希望着自己能够在那些印刷的文字中寻找到一些私人信息,以便当自己最后彻底被疾病压垮时能够将那日益增长的焦虑泯灭,我将面对一连串充满黑暗与敌意的屋子,或者更糟糕,仅仅剩一张便条,“生命在于奋斗,而你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