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不为人知的往事(10)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杰西将笔记本推到大卫面前。他呆呆地盯着笔记本看了一会儿,然后放进了背包中。

握过手后杰西离开了。大卫匆匆走向车库,踏上了回家的漫长旅途。到了高速公路时,大卫脑中再次塞满了工作,他已经把辛迪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却没有那么幸运。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辛迪带着孤独与惧怕被困于牢笼的情景,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我见过这个画面,我曾经见过,那源于绝望和习惯性的无助。我确定,它是将我缚于此时此地的画面之一。

大卫回到家中,晚了三个小时。等待许久的动物们对人类伙伴与食物的需求已经超乎想象,而此时的大卫也早已筋疲力尽。

狗儿们一见到远远的车道上出现的辉光便开始从后院狂吠,它们已经在那里禁锢了13个小时。大卫将车泊好时,狗儿们已经疯狂地号叫到惊天动地了。

大卫打开后院大门,狗儿们猛地扑向大卫,满是泥巴的爪子湿湿的,再次开始狂吠(斯基皮的做法)、低声吠叫(伯尼和奇普的做法),生怕主人注意不到它们。

值得称赞的是大卫没有训斥它们,他甚至用高兴的语气在和它们讲话,但是看得出来,他是假装的——他的声音没有破绽,但表情出卖了他。

和狗儿们待了几分钟以后,大卫把它们带进屋子喂食。奇普,与它的血缘相符,是唯一的猎犬,但今晚这三只狗的吃相就如同它们本应该在几小时之前进食一样,这样的说法再贴切不过。

食物使狗儿们暂时平静了下来,但在考虑休息之前,大卫仍旧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向我们的非洲灰鹦鹉扔了些食物,鹦鹉对这种粗鲁的行为大声抱怨着。接着他打开了一堆猫食罐头,将罐头放在地上,他甚至觉得将猫食弄到盘子里都很麻烦。猫儿们盯着罐头,我想这是猫科动物在向饥饿和食物屈服前的最后抗议。

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个头巨大的孩子们。大卫进屋换上了一身旧衣服和一双橡胶靴,步履艰难地进入月光中。

科莱特是第一站,它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的丈夫说。它的水槽被冻住了,也就意味着里面的加热元件需要更换了。这些对大卫来说与让他去驾驭航天飞机一样困难。他想用软管将畜棚中的水管与水槽连接起来,这样水槽里就可以注满水了。如果大卫没有忘记将上次用过的软管中的水排空,这种做法本可以行得通的,但现在,里面全是冰。最后,大卫被迫用水桶提出屋中的热水,将冰融化,这项工程极其耗时,因为大卫在来回的过程中每个水桶都会洒出几乎半桶水。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