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适应(1)   不要丢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第七章适应

第二天清晨,大卫再次从黑暗中爬起,开始了匆忙的例行家务(他将科莱特的食物扔进栅栏,给畜栏中的马儿们留下了足够的干草和饮用水),然后踏上了驾车前往办公室的旅程。他似乎正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我们的家而竭尽所能赶往他真正的家——他的律师事务所。

当大卫驾车转弯进入空旷的33号干线时,天色依然昏暗。33号线是一条本地公路,它将我们这个小镇与曼哈顿南方的主要高速公路网络连接起来,距离高速公路的交叉口大约十英里的道路两边被深邃茂密的树木笼罩着。道路荒凉地蜿蜒着,没有灯光照明,即便如此,仍旧有人颁布了一个限速55英里每小时的不合理通告。由于树木浓密,道路弯曲,光线黑暗以及速度限制等因素,导致33号干线在此地因被称为“死亡之路”而闻名。鹿、土狼、兔子、负鼠、浣熊、狐狸、野狗、野猫、乌龟都会在这一特殊的路段上被暴力地终止了生命。

有些时候,被撞到的动物并没有完全死去。那次撞击鹿的事件发生后,大卫知道了我的一个原则:如果我坐在车上,无论是司机的身份还是乘客的身份,只要这些被撞的动物还能动弹,只要我还可以将它们弄到车里,那么,它们都必须和我待在一起。在那期间,大卫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则与我争吵(尽管我曾几次听到他祈祷,祈祷不要在此撞见什么动物)。我的意思是,严肃地说,他能怎样争论呢?与帮助那条背部受伤的土狼从痛苦中解脱相比,难道及时将其拍成一部电影更有价值吗?

当我不在车上,大卫自己是怎么做的呢?我过去常常提醒大卫33号线的事情,因为他经常在日出以前或日落很久以后独自驾车行驶。他顺从地向我点头。但几个小时以后当我从33号干线驾车去自己的办公室时,我忍不住怀疑我看见的这些被碾过的动物尸体会不会是由大卫分神或者粗心造成的。更糟糕的是,当大卫驾车从这里驶过,能否保证不撞到动物,他从来没有说过,我也从来没有问过。

当大卫在搜寻今天早上报导交通事故的广播时,我听到了一个微小的不幸的撞击声。

大卫飞快地检查了一下后视镜,一只负鼠躺在了路上。

“他妈的。”大卫骂骂咧咧地停下车子,他在那条荒芜的道路上等待着,眼睛紧紧盯着后视镜。那只负鼠在抽搐,一次、两次。也许它还活着,而且急需救治,此时大卫同样也意识到了。

“对不起。”他摇着头低声说道,大卫将脚从刹车上移开,呼啸而去。

不要丢下我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