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一章(7)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杜尔迦看起来比她的年龄要大,我在电视上看过她的图片,但现实生活中的她还要更瘦些,椭圆的脸上长着狮子鼻和忧郁的厚嘴唇。当她被带进接待室(在监狱长办公室的边上,我坚持说我需要隐私)时,她穿着纯蓝色的纱丽而不是监狱服——这是种特殊待遇,因为政府的每个官员都认识她父母,也是看着她长大的。看到她现在被关在牢房里,那些官员也不好受。更糟糕的是她仍然是个孩子,因此就给了她些宽限:好一点的食物、合适的衣服、偶尔还能看看电视。(虽然我听说因为她对一些关于谋杀的报道反应很大,所以电视的电源线早就被切断了)。在另一轮法院判决中,警察获准可以将她关在一个单间里。

这种宽限让她更加不受犯人的欢迎了,而幸运的是她不用和那些犯人混在一起。但令人伤心的是,她根本就不应该在这里,而是在一个合适的少年之家。不幸的是,少年之家最近被突击检查,一些报纸的头条则称很多孩子遭受了“性开发”,也就是被带去卖淫。所以杜尔迦被关在这里,一个临时的“儿童拘留所”。

去普通的女性收容所(“堕落女人”的改造学校)是另一种选择;但也被排除了,因为她很可能会被贩毒和卖淫团伙利用,至少我是这么听说的。从我的经验来看,任何剥夺人自由的机构里都存在邪恶,但是如果法庭已经决定让她拘留在这里,我也不能提出质疑。除此之外,在她同意找律师之前,我们不能采取任何措施。现在她仍然很虚弱,所受的创伤还没恢复,我们不能强制她做任何事。

杜尔迦并不漂亮,但她与来自印度城乡结合部旁遮普的大多数女孩一样,有着健康、粉红的肤色。她们这些人都是喝新鲜的牛奶、吃自家种的食物长大的。她在坐下的时候身体抖了一下,有着一种不易被人感觉到的紧张。她衣服松散,尽管她的个子较高、身材也不错,但仍然给人一种脆弱之感,这种感觉通过她温顺的神态,更令人觉得印象深刻。

我先做了个自我介绍,她看了看我,然后就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看起来我并不是很讨她高兴。

我让她也说说自己。

“我是圣玛丽修道院学校10班的学生。”她说道,接着就陷入了沉默。

我能看到她上嘴唇布满细细的汗珠。关于她的家庭,她半句也没提,也许这件事会让她很伤心。

“我们谈点什么话题呢?”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