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二章(10)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毫无疑问,教堂派这些好男人来我们这里就是为了增强他们的决心,并且让他们增加勇气,去面对比这群问题多多的旁遮普女生更加巨大的挑战。

当我走过依旧未变的学校大门时,回想起狂妄而又有好奇心的那些年。一位修女激动地挡住了我。她是园丁,手里都是泥。我问她我是否可以见见校长,并且告诉她我是这个学校的一位校友。

这座教堂比我记忆中要更加巨大,并且比以前维护得更好。很明显,教堂现在变得更有钱了,然而,学校在教育质量方面的主导地位却有所下降了,因为很多地方性学校像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这些学校不属于宗教机构,所以更世俗化,而且那些好学校都是由企业投资者来经营的。

学校的校长是莎拉修女,此时正坐在校长办公室里。办公室还和过去一样简朴,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张十字架上的耶稣像。

我的印度教朋友以前都习惯于欣赏欢喜佛或是优雅的印度女神像,但锡克教的画像更加血淋淋,有几张画是描绘锡克教领袖及其家庭成员被莫卧儿大帝斩首、钉在树桩上或是残杀的情景。毫无疑问,寺庙通常都很嘈杂、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刺耳的音乐。而教堂和锡克教寺庙却能安静地给人激励,而且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每当看到这种受折磨的形象,我们都会突然安静下来,感到有些心痛,不是么?我抑制住了下跪的冲动,在身上画了个十字。

房间的墙上挂满奖状,这些大部分是在文雅艺术比赛中获得的。这些文雅艺术是我们学校的强项:表演,辩论赛,朗诵。在门边挂着一些照片,照片上领头的女孩们穿着蓝色校服和白色裤子,所有的一切都整齐有序。

莎拉修女的桌子上没有纸质文件,桌子的一侧放着部台式电脑,这些摆设在她正规的习惯里显得有些不协调。莎拉修女是一位丰满、黝黑的女人,可能是在我毕业后才被调到这个学校当校长的。但当听到我来访的目的后,她明显地表现出痛苦的神情。

“那个可怜的孩子,这真是个悲剧,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你能和我聊聊她的事情吗?她是位好学生么?”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