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二章(12)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她的脸越过桌子,有那么一秒钟,她的眉头好像皱了下,然后变得像她的白色衣领那般僵硬。

“她几年前离开了教堂,你知道。如果你不介意,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见,”她温和地说。“我想我得现在就走了,很抱歉没能给你泡茶,也许下次可以,你知道。”

这时我真想说句“我不知道”,我想给她一支烟让她放松下来,然后再好好想想。我走出办公室,在周围转了转。那位园丁修女仍然这么勤快,好像下定决心要铲除所有的金盏草。我漫步着走去操场,我们在那里度过了多少时光?打篮球(其中的一种),集合或是体能训练课上扭动着身体做操(包括体操)都是在那个操场进行的。我现在这具僵硬的身体曾经可以在空中翻跟斗,然后优雅地着地,而且是双手先着地。

虽然现在教室的数量明显翻了倍,但是这里明显有一种阴森恐怖的苍凉感,就好像她们刚刚被紧急疏散了一般。我试着想象杜尔迦形只影单地走进来,走向位于二楼的教室,汗顺着我的脖子流下来。红色的夕阳透过树叶在地上留下阴影,天正变暗。突然,我似乎我听到琼斯修女在一个教室里喊我。我转了个圈看了一下,看到楼上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跑过走廊。

我的心一阵激动,她在这里!琼斯修女仍然在这里。

我向通向二楼的台阶跑去,跑向站在图书馆门前的修女那边。她转过身来微笑着,但不是琼斯修女。我祝她晚上好,开始变得忧伤、迷惑,然后就离开学校。我感到了身上艰巨的压力,好像过去的灾难又回来了。

致:

你好,谢谢你关于杜尔迦的消息。我可以告诉你些什么呢?我只在贾朗达尔待了6个月。这是一桩家人安排的婚姻,吉图原本打算和我一起回英国的,而在我可以安顿一切之前就发现自己怀孕。杜尔迦本来打算晚点也过来的,告诉她拉胡尔想念着她,这会让她感到开心的。你知道他们大概在什么时候会释放她?

宾妮

致:

亲爱的宾妮,拉胡尔是谁?你们是个大家庭,所以我经常混淆,尽管现在大家都走了。

照顾好自己!

思慕兰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