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四章(1)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孩有工作的权力,所以除了学校,他是不会教我们任何东西的。

万一我们因为嫁妆不够而被烧死怎么办?没有答案。我父亲很有钱,但是一点财产都不分给我姐姐,他又怎么能够拯救她的生活?

电视上的新闻报导说,为了纪念那些“失踪的女儿们”,大家都在种树苗。旁遮普以谋杀女儿而出名,这里的性别比例全国最低——男孩女孩的比例不到100∶85。不管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发出多么可怕的警告,女孩子们还是被认为不祥之兆。在直辖城市昌迪加尔——旁遮普和哈里亚纳两个邦的首府,男女比例是1000∶777,甚至在昌迪加尔的一些农村,比例达到了1000∶370。估计德里很快也要达到那个令人恐怖的比例了。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