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六章(7)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不说话了。当她的眼睛从我身上移到门上的时候,眼神中突然充满恐惧。在门口,拉姆纳斯正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杜尔迦明显地缩了回去。一位愤怒的女人的脸马上再次转变成小孩的脸。我记得她被强奸过,身上也有伤痕。但在那么一秒钟,有一种东西在杜尔迦和拉姆纳斯之间传递。这种东西如此强烈,以至于我都可以感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当然他认识她的父母,而且是他们家的常客。难道这就是她害怕他的原因吗?

更加令人担心的是,他听到了多少?

他的声音,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只有一部分的说服力,更多的是诱惑:“最近怎样?亲爱的。她们照顾好你了么?”

杜尔迦的脚和手都在发抖,她使劲地控制,就好女生准备背诵课文时那样。这看起来是个很熟悉的情境,就好像她已经被指导过了要说些什么。但是似乎话在喉咙里卡住了。她的前额出了很多汗,她微微地点点头。

不,不是表情朗读。她正准备着受罚。她的恐惧让拉姆纳斯感到高兴。他这么感兴趣地审视着她,就好像动物学家看着一只小虫样本在别针末尾无助地移动那样。整个实验,不管怎样,进行得很好。

我快速地站起来,很明显,杜尔迦在他面前不会说什么的。我也不想她说什么。我好不容易才看到一点希望之光,不想轻易将其熄灭。我给了拉姆纳斯我最迷人的笑容,来帮她挡住他的视线。我故意离他很近。

“喂,我觉得那些孟加拉女人真的动了感情,”我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里的情况如何?杜尔迦怎么样了?”他说起她的时候就好像当她不存在。他精心梳好的头发有Brylcream的香味。当我继续靠近她时,我可以闻到他身上润肤乳的味道。香槟味,毫无疑问。他身上的任何东西都很尖锐、清新、随时准备着行动。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