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第六章(11)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拉胡尔——他们对他小题大做,即便这样,让我告诉你,他是被当做一个女孩来养大的。当我刚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女孩,因为他穿着罩袍留着长发。因为他太小不能上学,他们只能这么留着他。很明显,他们想避免落到他身上的邪恶眼睛。所以他被穿上罩袍,扎上彩带。有人在这个家庭里面施了巫术。老实说,我在萨索尔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没有见到过。每天仆人们都会说一些可疑的事情,特别是阿玛拉,她曾经拿着一撮头发来找我婆婆。这是阿米基的,为此她进入她的法会房间待了三天。最恐怖的是那个被肢解的布娃娃,狗把它叼了进来。看到这个,每个人都变得歇斯底里。它很恐怖。

此后他再也没有被叫做拉胡尔,而是古蒂。古蒂!当有一天我给他洗澡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个真相!

当我和杜尔迦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了他是沙达的小孩。我现在正在准备合法收养他。可怜的家伙。我不知道他妈妈在哪儿,为什么她被迫离开这一切。我总觉得她还在家里的某个地方。有几次,我怀疑有人半夜在喊。有时我觉得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但房子太大,除了狗的叫喊声和外面嘈杂的车声,我很难弄清楚声音来自哪里,或者它是否真的存在。

康帕尼花园有太多事情困惑着我。虽然我现在是个寡妇,必须自己把小孩养大,但我并不后悔我出来了。我很确信,如果我住在那里肯定也死了。我亏欠杜尔迦和我的小孩。如果不是她让我离开,我可能就像其他人一样死了。我的上帝,我很感激她!

我们怎么把她弄出来?我可以从这边提供什么合法的信息吗?我知道英国的法律系统会更加具有同情心。此外,杜尔迦只是一位无助的青少年。印度警察真好当。因为没有其他的嫌疑犯他们就抓她了事,抓她是最方便的。她是唯一留下来的活口。我们可能可以找到一些漏洞。但愿我们可以将她弄出监狱,然后将她接来这边。杜尔迦肯定什么都没做过,她被残忍地对待了,可怜的家伙。

小心——

宾妮

我一开口,这世界就变了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