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部分 密码(35)   零点时刻:一位真实情报专家的惊悚力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然而,一旦错放一小段信息,那么后果就可能是无法估算的。对于任何一个职业情报人员来说,如果遗漏任何一点导致恐怖主义行动的信息,先别说来自精神和道德方面的压力,他(她)从此就会为一条人命——甚至成百上千条生命——因为失职背负沉重的歉疚和道德包袱。

泰勒现在的事业和他自己的一些才干是分不开的:从和任何人都能相处到敏锐(但常常深藏不露)的洞察力,再到不赖的高尔夫球技。然而,在这些才干中最重要的却是他的某种直觉:一种将情报官僚和职业情报家分开的东西。他的直觉告诉他说,威克是对的,CIA是错的。一起严重的恐怖主义行动计划正在酝酿中。

和威克聊完没多久,泰勒就召集了手下两位最得力的副官,罗素和维嘉尼。这两个人都是反恐分析师。然后他给他们大致讲了一下NSA的电话片断。罗素肩膀圆实,30出头就从明尼苏达调了过来,现在是个操作分析师。维嘉尼年纪要大几岁,现任情报分析专家,身形小巧,打扮简洁,黑头发,性格内向。两个人大量地记着笔记。

“鉴于我个人不能介入的原因,这件事情只能限于在这间房子里面讨论。这也是为什么我支开部门和局里的头儿单独会见你们的原因。现在我要搞清楚的是米德堡德人有没有在他们的单子上添名字——现在有福斯特,还有爱尔金。罗素,你能把可能的音译词列一个单子吗?”

“好的,”罗素说,“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插手这件事,怎么问NSA呢?”

“这个我来处理。这就是我的任务了,交涉部分。你们负责的是重头。维嘉尼,你去查一下福斯特。让肯达或者温迪在电脑上作一个全面搜索。最好叫温迪作,她很擅长德语、各种拼写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和你们在德国奥地利那边的关系联络一下,看看能找到什么。”

维嘉尼点点头,在纸上画了几笔:“我试试,”她说得不是很肯定,“不过我肯定这不是他的真名。”

“嗯,看看能找到什么吧。别忘了我们自己的人。也许有人知道什么,只要知道爱尔金和曼哈顿银行的就去聊聊。分局探员、转录师甚至在阿布克克分局的洗车工都不要放过。”

“那怎么做?”维嘉尼有点为难了。

零点时刻:一位真实情报专家的惊悚力作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