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部分 密码(39)   零点时刻:一位真实情报专家的惊悚力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他还记得,马德里里兹酒店那间套房安的是防弹玻璃,每天服务员都会送来新鲜的水果和鲜花。睡房是椭圆形的,所有东西都被或刷、或包、或盖成了乳白色。

四个年轻的巴斯克人穿着别扭的西服和领带进了房间,因为那时候要进酒店必须打领带。他们之中领头的就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大块头蠢货。虽然之前有所耳闻,但是他们好像还是被鲍曼本人吓倒了。当然,鲍曼当时也化了妆而且没有说话,他们根本看不见他的脸。他唯一泄露的一点特色还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本来不抽烟——后来在监狱才学会抽的——他装作抽起了西班牙最有名的杜卡多斯牌香烟,搞得对方根本猜不出他的国籍。

这些人本来对鲍曼一无所知,但是由于一个中年人的强烈推荐,他们竟然愿意提供25万美元请他做事。这在1973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筹这笔钱,他们缩衣省食,连带抢劫银行才凑齐了数目。

就在这个私人房间内,他们对鲍曼说了自己的事情。他们是巴斯克分裂主义分子——根据不同国家的政治术语,也可以称他们为自由战士、军人或者恐怖分子——属于一个叫埃塔的组织,这个名字在巴斯克语中叫沃斯卡帝塔阿斯卡塔苏娜,即巴斯克民族自由组织。这几个人分别来自依鲁娜、色哥维亚、巴勒西亚和卡特格纳。因为当时佛朗哥专制政权不准当地百姓说自己的语言,甚至在西班牙内战中处死了巴斯克牧师,由此引发了他们几个人对该政权的极为不满与憎恨。

他们要求特赦1970年12月之后被抓的15埃塔成员、学生和工人。此时,佛朗哥也正在作垂死挣扎——他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了——推翻这个龌龊政府的唯一途径就是暗杀他唯一的心腹,号称佛朗哥第二的路易斯·卡里罗·勃朗科。这是动摇该政权不变神话的不二法门。

他们提到的这个勃朗科任总理,被公认是佛朗哥钦定的未来政权接班人,纯粹是个佛朗哥主义分子,代表着后佛朗哥时代。他反共、反犹太、反右。因为两道粗得像刷子一样的眉毛,有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怪物。

埃塔已经进行过几次旨在消灭这两人、不过十分笨拙的突袭。这四个年轻人最近正好看到电影《杰克的日子》里面一段讲刺杀戴高乐将军的情节,因此萌发了雇佣职业杀手的念头,最好这个杀手在当地无人知晓。实际上,除此之外,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怪物行动也因此产生。

零点时刻:一位真实情报专家的惊悚力作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