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伺机下手的贼》(4)   伺机下手的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下流!”马丁自己也结婚了,跟太太住在一起。不过看来我不必指出这一点。说到这里,我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我让马丁照自己的节奏慢慢讲。在他讲的时候,我们的甘邑白兰地消失了,而我们那位侍者——一位上了年纪的圆圆胖胖的老先生,留着一头黑亮的鬈发,突出的腹部把背心撑得鼓鼓的——拿走了我们的玻璃酒杯,重新添满送了回来。时光悄然流逝,吃午餐的人渐渐散去,而马蒂②还在继续跟我说玛里素。(“好可爱的名字,你不觉得吗,伯尼?当然了,那是西班牙文,源自marysol,意思是海与太阳。她母亲是波多黎各人,父亲是来自波罗的海沿岸一个迷人的小国。的确是海与阳光的结合!”)确实才华洋溢,而且长得很美,她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纯真韵味,简直令人心碎。他是在契诃夫剧作《三姐妹》的观摩演出里看到她的,在这类演出中,台词通常越少越好,但她的表演和迷人的舞台风采吸引了他,那种感觉他好多年没有过了。

①参见“雅贼系列”之六,《交易泰德·威廉姆斯的贼》。

②马蒂(Marty)是马丁(Martin)的昵称。

于是他到了后台,次日带她去吃午餐,讨论她的职业规划,然后带她去看一场他认为她非看不可的戏,至于剩下的,你也可以想象得到。每个月一张小额支票,这在他个人的财务雷达系统中小得几乎看不到,但意味着她可以辞去女招待的工作,有更多时间去参加选角甄选和表演课;顺便说一下,马丁偶尔还可以去拜访她位于地狱厨房一带的公寓,去进行法国人称之为“五点到七点”的傍晚情人幽会,或稍早一些去,那就成了纽约人所说的“午餐约会”。

“她以前住南布鲁克林,”他说,“乘地铁要很久。现在她走路五分钟就有几十家剧院。”而且她的新住处离马丁的公寓只需要坐一小段出租车,从他办公室过来还更近,于是,进行什么安排都方便。

他迷上她了,她也似乎同样充满热情。在西四十六街那套无电梯公寓中拉下的窗帘后头,他向她展示一些她年轻的情人无法拥有的细致之处,而且乐于向她证明:年轻人的元气和精力比不上经验所带来的技巧和复杂。

他为她找的公寓真是个伊甸园,其中唯一缺少的就是蛇,但这个角色很快出现了,就是那个带屎的科兰多·梅普斯。细节我就不多说了,马丁可跟我说了不少,总之就是玛里素哽咽着告诉心碎的马丁·吉尔马丁,

伺机下手的贼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