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伺机下手的贼》(29)   伺机下手的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付出的代价。你几乎可以听到背景里奏着乡村歌曲,乡村歌手莫尔·海格德催促你别再精疲力竭地在城市讨生活,像个男子汉一样搬到蒙大拿州去。

不过呢,其中也有不利之处。首先,你从不会觉得自己是社会中有用、有生产力的一员,因为你显然不是。即使你可以摆脱那种拿走不属于自己之物所自然产生的罪恶感,即使你可以用法国无政府主义者蒲鲁东的名言“财产即窃盗”来自我合理化,也不能让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贡献。

一个建筑工人走过摩天大楼,可以告诉自己:“嘿,那是我盖的。”一个为医疗过失保险费不断上涨而哀叹的妇产科医生,可以想想他曾接生而带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因此而感到安慰。厨师、妓女、酒保,甚至是毒贩,都可以在一日结束时感到欣喜,因为他想着那些数量不等的人因为光顾他的生意而变得好过些。

而一个小偷能告诉自己什么?“嘿,看到那幢房子没?我进去偷过东西,洗劫一空,只差墙上的油漆没给偷走。像土匪似的抢得一干二净。这只是我偷过的其中一户而已……”

好极了。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因为还有一件事:你可能会被抓住。而如果他们逮到你,就会把你关进大牢。

伺机下手的贼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