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伺机下手的贼》(35)   伺机下手的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一切条件都相同时,最好是挑楼层较低的那户公寓。可以少爬一层楼梯,而且更重要的是,出去时可以少下一层楼。菲尔德茅斯家的门底下没有透出灯光。我贴在门上听了好一会儿,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然后我吸了口气,按下门铃。

接下来还是什么都没听到,只有门铃的声音,我耐心等待着,正打算要再按一次门铃时,没错,我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是那种绊到东西时会发出的诅咒声,或许是因为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所致。脚步声停了一下,然后又开始。

楼上住的是男的还是女的?我不知道,于是我把先生或小姐讲得很模糊。“克里雷呜噜哩?”我隔着门喊。

那个脚步声又停了,沉默了半晌。然后一个男性声音,因睡意和恼怒而浊重,说:“住楼上。”

“哎呀,真是对不起。”出于某种原因,我装出英国腔。

“操他妈的白痴,”菲尔德茅斯说,不过听起来有气无力。我走向楼梯,听到他走回去睡觉的脚步声。

上了楼,我面对着克里雷家的门,把同样一套过程从头玩一遍。要先确定门下或钥匙孔里都没有灯光透出,然后伸出手指按门铃。如果克里雷走近的脚步声响起时,我完全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会说“菲尔德茅斯先生吗?”而且不必故意讲得很模糊,因为我已经确认菲尔德茅斯是男的。(虽然我知道,可能也会有个菲尔德茅斯太太,但反正我没碰到。)

然后不管是克里雷先生或女士会告诉我菲尔德茅斯住楼下,接着我会用地道的英国腔道歉告退。然后我会下楼,不是下一层而是下两层,然后我会离开这幢楼。接下来我要祈祷,我要告诉上帝,我要拦住我看到的第一辆出租车回家。

可是我没听到任何脚步声。

我又按了次门铃,仍然毫无反应。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着那片寂静。

伺机下手的贼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