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伺机下手的贼》(45)   伺机下手的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我走到门前,打开。然后沉重地叹了口气,回到卧室做了最后一件符合骑士精神的事情。没花多少时间,也许五分钟吧,之后我离开芭芭拉·克里雷的公寓,把她的锁挑了锁上,然后回家。

10

“如果科兰多·欧克里·梅普斯是带屎——”

“是科兰多·朗特里·梅普斯。”

“无所谓。如果他只因为抢走马蒂的女朋友就成了带屎,伯尼,那这个家伙算是什么?”

“一定有个词可以形容,”我说,“可是我想不出来。”

“好,我先抛砖引玉,”卡洛琳说,“我得说他是个人渣。你始终没机会看他一眼吗?”

“他在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床底下,唯一看到的就是积得厚厚的灰尘。”

“还好你没打喷嚏。”

“是啊,”我同意,“还好我根本没想到打喷嚏这回事,因为不必担心打喷嚏也已经够不舒服了。不过,我确实始终没有看到他。我判断他身高六英尺四英寸,有六块腹肌,而且肩膀很宽,不过这是我想象出来的。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的声音很低沉。”

“伯尼,我认识一些女人声音也很低沉。光从声音低沉是没法判断太多东西的。”

这是星期四刚过中午,我们在我的书店里面吃中饭。卡洛琳之前跑到很远的“第二大道熟食店”买三明治,里头夹着全纽约最棒的腌咸牛肉和烟熏牛肉。我问她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她回答说不是什么大日子,只不过是她前一晚大半夜都在梦到熟食店。

“我昨天晚上没吃晚饭,”她说,“我坐在电脑前好几个小时,浏览‘相约女同志’上的征友启事,然后又想着不要浪费时间,去‘暖暖小窝’吃点零食好了。所以我上床时,肚子里面只装了一点点下酒的坚果,然后我又不断地做一个梦,梦中他们一直在替我做三明治,却始终没送到我的桌上来。等到醒来,我就知道我们今天午餐该吃什么了。真好吃,不是吗?”

伺机下手的贼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