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幸存者》(8)   幸存者:黑色幽默经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简单来讲就是一种新型态的娱乐,能够握有这方面的决定权是一种快感。拿霰弹枪的男人以崔佛?荷里斯的名字被记载在讣闻上,当知道对方是个真实存在的人物,我的心情变得舒畅多了。根据自己获得对方多少信任而定,这可以是杀人,也不算是杀人。我是觉得顶多算心理学所谓的危机处置。

事实上这个世界就是个糟透的地方,所以我终结了他的痛苦。

某家报社报导了有关「电话紧急咨询中心特辑」是这一切的开端,报导中记载的电话号码在阴错阳差下变成我的电话号码。是误植,隔天也注销了更正启事但是不会有人去注意那个东西,而抱着烦恼的人们就这样不分昼夜地打电话到我家。

千万不要以为我是想要拯救别人的性命而在做这种事情的,该活下去还是该死去,解决对方烦恼的人不应该是我。而且,也不会有人因为认识了那样的女人们而感到开心,那都是一群极度虚弱的女人,感情残破不堪的女人。

我曾经有打算要去麦当劳工作,那是抱着想要与年轻女孩们相识的期待而应征。黑人、拉丁美洲人、白种人、中国人在征人广告中,大大宣传着麦当劳是多么不分人种民族而在雇用员工。满地都是年轻的女孩、女孩、女孩,简直就像是自助餐一样。在同样的广告中,麦当劳告知着具有以下疾病的人请不要前来应征:

A型肝炎

沙门氏菌食物中毒

赤痢性痢疾

葡萄球菌感染

梨形鞭毛虫症

弧形杆菌肠炎

这样比起去跟路上的女人搭讪要来得安全多了。多点警觉心总是比较好的,至少在麦当劳工作的女人事先告知了自己并没有病原菌。而且,年轻的可能性非常地高,年轻到还长着青春痘、会小声嘻笑、还很纯情,而且比我还要不谙世事的可能性也很高。

那些十八、十九、二十岁的女孩们,我只是想要跟她们聊聊天。那些短期大学的学生、高中三年级生、脱离双亲养育的未成年人。

会打电话给我希望自杀的女性们也是差不多,大部分都很年轻。被雨水淋湿了头发,面颊上流满泪水地从街角的公共电话打电话来向我请求救赎。在床上抱膝痛哭好几个夜晚后拨电话给我。弥赛亚,救世主,她们会这么称呼我。抽噎着鼻子、无声地流泪,将我想要听的事情巨细靡遗地坦白出来。

幸存者:黑色幽默经典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