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幸存者》(38)   幸存者:黑色幽默经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单纯的。

在教义派中,只要听到名字,谁都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属于哪里的人。谭德或比蒂、亚当或欧莎、或者是埃达,名字决定了那个人的人生。

人们都会问我,因为有个只早了三分半出生的哥哥,就被剥夺了获得财产及成家的权利,不会觉得愤慨吗?面对那样的质问,我学会了用YES来回答,因为那就是外头世界的人们所期望的答案。不过,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感到愤慨过。

那就像是对因为与生俱来的长指头而成为小提琴家的事情感到愤慨是一样的。

那就像是去期望双亲更高、

幸存者:黑色幽默经典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