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辣妈新生活》第一章(5)   辣妈新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她的网站涵盖了洛杉矶发生的所有事件和新闻故事,甚至还有关于好莱坞的。不过她只靠当地的故事就可以付房租了。从规规矩矩的关于男士正式礼服的事件到入学前的否决投票,坎迪揭露了所有那些对帕萨迪纳人很重要的东西。人们尊敬、奉承她,但同时也对她怀有恐惧的心理。她可以称得上帕萨迪纳人,但又不全是。坎迪仍具有曾经的玫瑰宫廷式训练风格,这也是她在听说梅利特死讯之后冲到我身边的原因。天哪,在玫瑰花车大游行还没结束之前镇上所有的人就已经听说了这个消息。你怎么能不看报纸的头版新闻呢?“玫瑰花车大游行的一位志愿者在花车下丧生。”而且在标题下面还有细节报道:警方在调查一辆小摩托车和中国旅游董事会赞助的大熊猫花车的相撞事件。在这个已有112年历史的游行中,没有任何一个“玫瑰锦标赛”志愿者或者“穿白制服的人”(当地人这么称呼他们是因为他们在新年那天穿白色西装、戴红色领带)真的在这个游行中丧生。这些“穿白制服的人”都是些社会人脉很广而且公民责任感很强的首席执行官、律师或者是银行家。他们被选拔出来监督游行、足球赛以及与“玫瑰锦标赛”有关的诸多事宜。他们懂得如何应付雨水、寒冷、鲜花紧缺、反战者乃至上百万人造成的障碍,但是花车造成的死亡该怎么解决呢?这个问题对于这些社会顶梁柱来说是一个新的领域。

“制造永恒瞬间”是今年玫瑰花车游行的主题。当梅利特的本田摩托车撞上迎面而来的熊猫花车时他就做到了这点。当时他正在发短信,不过这件事只有我知道。

而且也只有我知道他在给谁发短信。

我逐渐肿胀的脚被我硬塞进菲拉格慕牌的靴子里,蒂娜·周斯温森说这种靴子的高跟会拉长我小腿的视觉效果。在我们的孩子都还很小的时候,蒂娜、坎迪和我是在一个母亲的团体认识的,如今我们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我们以前觉得在圣·西蒙幼儿园候补名单上的所有第三代帕萨迪纳母亲和她们六周大的孩子是不会跟我们讲话的,因为,嗯……因为坎迪的蒙羞,因为蒂娜又穿回了紧身牛仔裤,而且我不是帕萨迪纳的本地人,所以我们在一起有了共同的话题。

如果说坎迪代表了帕萨迪纳的过去,那么蒂娜·周斯温森则象征了帕萨迪纳的将来,所有一切新的东西:金钱、风格范儿和公民身份。蒂娜是第一代中国香港富商的女儿。在香港回归之前,这些富商看到了墙上的字,然后带着他们刚出生的女儿和装满现金的枕套迅速逃往加利福尼亚。蒂娜很听话:她是在马丁代尔女子学校发表告别演说的第一位华裔美国人。她同时被耶鲁大学以及耶鲁法学院录取,而且她还应邀参加洛杉矶一家名叫“古老的权威”的法律公司的遗嘱和责任方面的诉讼。她在这家法律公司的一次为暑期实习律师组织的野餐上遇到安德斯·斯温森的时候,其实正准备和一个香港世交订婚呢。安德斯魁梧的身材、金色的头发和作为明尼苏达州人的身份对于蒂娜来说都是新的魅力。他们是一见钟情。

辣妈新生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