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辣妈新生活》第一章(7)   辣妈新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我的家人——我不该在场的父母还有我帅气的弟弟戴斯都站在角落里,一边大声嚼着鸡肉沙拉茶三明治(他们知不知道里面有肉呢?)一边跟身边的人寒暄。这就是卡斯特家族在拜访亲友的时候的典型表现。我父母现在已是花甲暮年,他们在俄勒冈州中部日渐扩大的度假屋市场中又有了作为纤维艺术家和画廊老板的新身份。俄勒冈州现在已是今非昔比。如今的俄勒冈州遍地都是高档餐厅,往昔空空的店面也被书店和古玩店所取代。住在这个地区的还有很多在耐克、微软公司就职的和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百万富翁,他们都指望用我父亲辛辛苦苦做出的簇毛艺术品来装饰他们巨大的伐木屋。不过我父母并没有摒弃他们的嬉皮风格。因此他们既能创造出正式的勃肯鞋又能大胆地违反俱乐部对于男士要求必须穿西服打领带的规定(这是他们对于男士严格要求的一种方式)。哪怕是在最开心的场合,到帕萨迪纳的旅行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出国交换项目。

我母亲内尔在过去的这24个小时里很令人愉快。所有那些70年代的关于在灵魂上自我反省的讨论会使她在晚年的时候尤其擅长悲剧刻画。而且这个分12个步骤来戒大麻的计划给予了她一双清澈的眼眸和一种目的感。她对于逆境采取一种平静而切实的方式:喝粥、喝茶,还有就是听琼妮·米歇尔的歌。

我的父亲彼得情绪很激动,这并不是因为他和梅利特曾有过多么深的交情。除了我、艾登和对西洋双陆棋的钟爱,他们两个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但是我父亲现在的内心里翻腾着一种很强烈的同情感,而且他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很悲伤。不幸的是,他不像我母亲那样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从下飞机开始,他就不停地哭,在教堂里也还旁若无人地抽泣,弄得整个费尔切尔德家族和费尔切尔德资本的董事会感到很尴尬很拘谨。连艾登都开始笑话他感情丰富的外公了。但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情感并不是费尔切尔德家族的特点。

而让一切都显露在外面则是卡斯特家族的一大特点。这就是为什么我只有在梅利特出差的时候才带艾登去俄勒冈拜访父母的原因。

我的弟弟戴斯冬天的时候在巴切拉山做滑雪区巡逻急救队员,夏天的时候在德舒特河上做漂流引导。他正在尝试着喂白酒给父亲喝。这虽不是一个可靠的办法,但至少可以让他不再痛哭。

梅利特的母亲,费尔切尔德家的一位叫做米利森特·弗雷斯特的威风十足的大小姐,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但没有站在我身旁,这点足以概括15年以来我跟她之间尴尬的婆媳关系。她有她自己的接待团,通常她的接待团会让我很反感,但今天我就不计较了。梅利特的姐姐米米和米基身穿黑色外套站在她们母亲的旁边。我很高兴不用站在她们那边。她们的悲伤是纯粹而真实的。

辣妈新生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