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辣妈新生活》第二章(7)   辣妈新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今天我是不可能给梅利特祝酒的。可是,当我坐在这张我和梅利特一起睡了这么多年的床上的时候,我内心无比难过。这个跟我一起生活了15年的男人,这个在我比现在苗条20磅且没有妊娠纹的时候就跟我睡在一起的男人,已经不在了。该死的梅利特。

你就不能在告诉我你要离婚之前死吗?

我父母和弟弟在接待宾客之后到我家准备了一顿简单的晚餐。艾登和我都累得精疲力竭,只吃了一点我妈的拿手好菜清汤胡萝卜。我让艾登陪他舅舅戴斯看了一部不太合适的电影,而我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我妈哼着琼妮·米歇尔的《煞到你》,安静地打扫卫生,洗了衣服,然后把喝得烂醉的爸扶上床,接着安慰我说,“可怜的孩子,明天多睡会儿吧。不要起来送我们了。在我们去机场前你还需要些什么吗?我真不敢相信我们还要再回来参加那个毡呢研讨会。”

我告诉她我没事——如果有想杀死那位电视新闻记者的想法也算没事的话。我只能将这个想法烂在心里了。

但现在当我在黑暗中躺着,我对罗谢尔恨不起来了。我嫁的不是她,我嫁的是梅利特啊。

“妈妈?”艾登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艾登,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我有睡袋。”如今已经13岁的他不能再像两三年前那样跟我挤一个被窝了。这点他和我都很明白,尽管我并不希望这样。

“当然可以了。你需要枕头吗?”

“嗯。”

我坐起来往他头底下塞进一个枕头,然后在他杂乱的刘海上亲了一下。也许我应该让他在丧礼前剪一下头发的。我安慰他说:“妈妈就在这儿,就在这儿。”

他说:“知道了。晚安。”

辣妈新生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