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辣妈新生活》第三章(6)   辣妈新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幸好,茜茜雇了全职佣人,并让保姆玛丽亚来照顾大儿子麦克墨菲·蒙塔古。这样一来,她每周就有很多时间和她的装修设计师去寻找高衣柜和手工亚麻壁纸了。她家的房子翻新据说花了上百万,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这里面还包括了搬泳池的花销。搬泳池?我甚至还不知道泳池可以换地方呢。但是茜茜想让泳池获得更多的阳光,所以她就搬了。

我那时会问坎迪,“她才30岁,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住在那种地方呢?你看,我和梅利特还算有点钱,但还是没有搬游泳池的钱啊。”

“哦,你这个来自俄勒冈的小仙女真是太可爱了!茜茜家可是创立了标准石油公司呢。她很有钱。只要她想搬游泳池就可以搬游泳池。”

我后来明白了,每当我打听镇上某个人怎么发家的时候,我得到的回答好像只有一个:他们是标准石油公司的成立人之一。要是我家人能提早知道原油比广藿香油更赚钱就好了。在当时关于标准石油公司的这点先见之明对茜茜这样的人来说似乎是很大的福气,毕竟她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高智商的人。

有一天茜茜在健身中心举着小麦克墨菲的胳膊对我们所有人宣布说,“我和巴特决定了,这儿就是我们永远的家了。”那一刻我的心向茜茜打开了。她是搬了一个游泳池,请了全职保姆和清洁工,那又怎么样呢?她只是想让家人过得舒服点。我可以原谅她买那么多双科尔哈恩懒汉鞋。她对未来是多么信心满满,她老公多么爱她啊。在那一刻我什么都不要,只想成为茜茜。

如今我那个永远的家将要被我低价出售了,这不仅是我经济上的损失,更是我情感上的损失。还有冰山玫瑰树篱,我阅读时最喜欢去的带有布朗乔丹家具的门廊,艾登那吊在树上的大秋千和我那带有海盗炉的白瓦皮尔斯迪瓦恩厨房,美诺牌洗碗机和意大利手工灯光装置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这间餐厅里的红色是蒂娜曾经坚持认为的1999年必须涂的颜色,还有梅利特放在厕所里的那个高档而滑稽的尿壶,我都得对它们说再见了。也许这就是我父母回避传统家庭模式的原因吧。如果每个季度都要搬家,那么与之发生感情将会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跟我已故的丈夫相比,我更为失去房产而难过。从这点上看,我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地道的加利福尼亚人了。

我该怎么跟艾登说呢?我该跟艾登说些什么呢?好吧,儿子,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而且我知道你觉得自己的爸爸撞到花车是一件再糟糕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我还有更坏的消息呢。你爸爸损失了他所有的钱,还有你的大部分财产。他还跟一个21岁的时候就隆过胸的女人交往,而且你可能上不了大学了。所以不要再为他的死难过了,因为我们现在必须要打包走人了!

辣妈新生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