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辣妈新生活》第七章(1)   辣妈新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第七章

我发现早晨四点钟的时候是担心忧虑的最好时机。这是介于刚睡醒和彻底清醒之间的一个完美时段。四点的时候我不会困到想回去接着睡,也不是起来冲咖啡的时间。因此,如果我在四点钟醒来的话,我就会躺在床上想想今天需要操心的一些事情。

我会把之前设想的一些忧虑都想个遍。我会挑最重要的三件事情,然后要么想出一个解决办法要么继续担心,直到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没有必要为这个操心。比如他们会说,“哦,海伦,你知道会有人出来为学校园游会赞助T恤的。他们一直都这样做!”接着那个担心真的会消失,是的,真的有人出来做这件事了。

梅利特去世之前,我二月初典型的一个忧虑清单会包括预约理发师、洛杉矶机场可能会发生恐怖袭击,周末也许能跟梅利特做爱,还有就是要找到牙医给的那张下次洗牙需要带的小卡片。

我制定好这个忧虑清单之后,我就会在喝完三杯咖啡、送完孩子之后通过行动一个个地划去上面的事情。关于恐怖袭击还有丢了很久的那张牙医给的卡片这样的事情,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所以我就把这样的事情放在行动方案的最后面。但也有一些忧虑是需要我很快解决的。这个就是预约理发!我会预约一个比基尼蜡脱毛,因为坎迪使我意识到自己在除毛这方面的不足,或者至少让我因为那个部位毛多而感觉很难为情。我可以掌控一切事情的——或者说我想我是可以掌控一切事情的。

那时候,我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一直都猜想着或许自己的生活很无忧无虑,但现在我才明确地知道那时候我是多么开心。过去我还经常会担心自己开不开心,担心我能不能让梅利特开心,还担心艾登会不会缺什么。担心是不是开心该是多大的奢侈啊。

最近这段时间我的忧虑清单满满的都是真正要担心的事情,比如卖掉房子,能卖到足够的钱来还债和买一幢蹩脚的房子。我还想给自己买份人寿保险,因为,但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还担心院子里的树会长得太快,然后在暴雨过后撞到车库上,尽管这些树我们一年前才刚修剪过。我担心艾登会用闻胶水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愤怒,因为我在《早安,美国》这本书里看到了一些青少年闻胶水的惊人数据。我担心再也不能跟别人做爱。我担心我会孤独终老。

辣妈新生活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