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2节   学伴苏菲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是我寄的啦。」面对我的责骂,安安垂着眉尾委屈的说。

安安是我的女朋友,全名叫做方晓安。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除了比较怕寂寞之外。

「你闲着没事寄我的报告去比赛干嘛?」我继续责问她。

「你先别这么生气嘛」,她拍拍我的胸部,要我先消消气的意思。「我觉得你有写东西的天份啊!只是没有机会给你发挥而已。所以我一知道有这个比赛,我就帮你把东西寄出去啊!你看,得奖了耶。这表示我的看法跟直觉是对的,你真的有写东西的天份。」

「那你也寄别的嘛!干嘛寄那篇期中报告?」我说。

「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期中报告啊。你的文件夹里那么多篇,你的档名也没写是期中报告啊!有人会像你一样把期中报告的档名取做《去他的庄周》吗?」

「因为庄周不但啰嗦而且矛盾,搞个什么大劈棺,什么煽坟,要测试自己老婆田氏的忠诚……哎呀!那不是重点啦!我是要跟你说,文件夹里面还有其他那么多篇,你干嘛寄那一篇?」我显得有些激动。

「我每一篇都寄了。」安安嘟着嘴。

「什么?」

「我每一篇都寄了。」

「每一篇?」

「对。」

「我那些得意之作,那个那个……《嫦娥干麻住在月亮上?》,《充满痔疮型病痛字眼的请假单》,《一百种意淫相对论》,还有那篇我最喜欢的《我们不结?,好吗?》,这些你全都投了?」

「对,我全都投了。一共十七篇。」

「结果只有一篇得奖?」我竟然略显失望的。

「对,只有一篇得奖,你最喜欢最得意的那篇《我们不结?,好吗?》连佳作都没排上!」

「怎么可能?那篇那么的优秀!」我?胸顿足!

「就是没排上。」

「第一名是我,第二名是藤井树,第三名呢?第三名的作品难道有《我们不结?,好吗?》优异吗?」我非常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第三名的作品名称叫作《我想念那个春天》,一个叫「屌面人」的人得奖的。」安安说。

「屌面人?这是什么鸟名字啊?」

「它不就是鸟名字吗?」安安奇怪的问着。

「………」

这时电视播出了有关手机文学大赏的新闻,我在萤幕里看见自己的名字和影像。这时我心里不免开始担心害怕起来……

「你看你看,那是你耶!你在电视上也一样帅喔!」安安兴奋的拉着我的手跳着。

随着新闻一个字一个字播报出来,我心里的恐惧越加深刻。

「你怎么在发抖呢?子东,你怎么了?」安安摸摸我的脸,有些担心的问着。

「没……没事!我只是在高兴……」

「真的吗?」她笑开了颜,高兴的亲了我几下。

「真的。真的……」我嘴里说真的,心里说完了。

因为《去他的庄周》是我从google上面段落截取、部份剪贴别人部落格还有新闻台文章的报告。

也就是说,那是抄袭的。几乎全部都是抄袭的………

电视播完我的得奖新闻后,又播出了藤井树今天再一次违规骑乘机车闪避媒体的画面,他今天不只没带安全帽,还逆向行驶。记者这几天盯他盯得很紧,听说他比赛前曾经夸口说过,如果手机大赏没有拿到首奖,他要裸奔高雄中正文化中心一圈。所以记者不断的要追问他到底把裸奔日期定在哪一天?我想那天SNG车会瘫痪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附近的交通。

天啊!如果是这样,那我不就完了?一些立委议员抄袭硕博士论文拿到学位的新闻都已经被劈得乱七八糟了,那抄袭的得奖作品不就……

「子东!我问你我问你」,安安的声音把我从那深深的恐惧当中给拉回来,「我问你喔,你这次的得奖奖金一佰万,要怎么花啊?」

「呃……我还没打算耶!」我还在那害怕的情绪当中。

「我们回去我们两个决定在一起的地方渡假三天好不好?」安安靠在我的肩膀上说。

「喔……好。好。……」我说。

我把视线转回我的电脑,然后打开文件夹,再打开那篇《去他的庄周》。

「思念是一种试探,就像大肠包小肠。

看不见更叫人费疑猜,为新情舍故人,难顾旧恩情。

没有你,我家的猫咪都不抓老鼠……

你啊你,躲在乌云后面的太阳,别枉费了我日夜祈祷,失去你,我就是冰冷的月亮。

我家的老鼠都在抓猫咪……」

我默念着文章的某一部份,然后在心里暗自啜泣。我的天……这像文章吗?为什么这种文章会得奖?这只是我要临时交差拿给金教授的报告啊!

学伴苏菲亚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