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6节   学伴苏菲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那辆AE-xxxx的车,是一部丰田的「特色儿」。特色儿只是念音直译,真正的名字叫做「Tercel」,是雄鹰的意思。但如果你真的知道这部车的外型,你可能会觉得TOYOTA车厂想太多了。因为那车根本就不像什么雄鹰。

我一样在八点准时到达,那车已经停在位置里。我非常紧张的走过去敲了一敲车窗,没两秒钟,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我吓了一跳,然后我听到她说一声「进来吧」,心脏差点没跳出来。

一进到车子里,就闻到很浓的香水味,那像是一种植物香,又像是人造香料的香味,也像是一种肥皂,总之就是香,但香得很奇怪。

昏暗的光线中,我看见她的穿着,一件低胸的削肩短衣,白色短裙,嘴唇上擦了会闪亮亮的唇蜜,像是那个松(山岛)菜菜子拍的广告那种。从侧面看,她的睫毛均匀的往上勾,在眼睛一眨一眨的动作下,画出会挑动人心跳的弧线。

「抱歉,陈子东同学,」她说,我终於在那美景中回过神来,「今天我没能在下午的时候准时赴约,真是不好意思。」她说,缓缓的倒车,然后把车开出学校。

「没关系,我不介意……」我还是很紧张的。

「吃过饭了吗?陈子东同学?」

「喔喔喔!吃过了,谢谢。呃……还有,叫我子东就好了。」

「子东?呵呵呵……」她笑了出来,「我都快准备叫你导演了呢。」

「喔喔喔,别这么叫我,我其实不会当导演,我只是………」

「别急!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终於可以跟数一数二的才子单独面对面好好的聊一聊,心情真愉快。」

「呃……我不是什么才子。你言重了。我今天找你的目的的,是想……」

「别急!那不重要。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你可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吗?」

「我……」我开始冒冷汗了,「我不知道………」

「那么………」,停了一个红灯,她转头过来看着我,「你想知道吗……?」

「呃……我想问一下,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我赶紧转移话题。

「别急!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今晚,我们该做些什么吗?」

「啊啊啊,我说……呃……苏菲亚同学,我真的只是来跟你谈一谈有关中华电信赞助我拍摄舞台剧,想邀请你担演女主角的这件事情……」

「呵呵呵呵,」她又笑了,「我知道啊,我知道你要找我谈这个。」她一边说,一边把她的低胸削肩短衣又更往下拉。我清楚地看见她的内衣边缘,还有红色的肩带。

「呃……啊……苏菲亚,我……我有点渴!前面7-11停一下好吗?」我就快受不了的说,一种男人天生的本能开始沸腾。

「别急!那不重要。我正要带你去我家,我已经调好了酒,等一下你可能慢慢地把你的计划告诉我。今晚,我们有很多时间。」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打来的人是安安。我下意识地赶紧把手机转成震动,「谁打来的?你怎么不接呢?」她问。

「喔!呃……无聊的诈骗同学…!啊!不是,是无聊的诈骗集团!」我傻笑着,汗已经流满了背。

「诈骗集团?你都没接,怎么知道是诈骗集团?」

「呃…我猜的啦!他们打来都没显示号码嘛。我不接那种没显示号码的。」我说。

「嗯。跟我一样,我们找到第一个共同点啰!」她说。

「哈哈,真巧啊!哈哈」安安打来的电话还在震动,我还在苏菲亚面前装笨。

再没多久,车子转进一条小巷,眼前出现一栋房子。看起来是有点年纪的别墅了。

「你家到啦?」我问。

「嗯。小小一间寒舍,别介意啊。」她转头对我笑着说。我再一次轻易地被她电到。

「你家没人在吗?」

「我一个人住,家人目前都还住在台北。」

「嗯?那这间房子是?」

「是我家的。爸妈退休后想来这边养老,所以先买来放着。没想到我竟然考到中正,所以就直接先住这边。」

「你一个女孩子家住这么大的房子,不怕危险啊?」

「呵呵呵」,她的笑容有暗示意味的,「怕啊。你要来陪我吗?」

顿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进到她家,我混身不自在地坐在沙发上。她说要上楼去换件衣服,要我自己到处随便看看,不需要拘束。於是我往房子更深处走去,没想到走到一个天井下,上面晒满了女性内衣裤。

「我还是回去坐着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没多久,她穿着一件非常宽松的大T恤从楼上走下来,由下往上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着,那高祧的身材细长的腿,沿着那腿的曲线往上看,大T恤下的风光隐隐约约地……

铐!灯光太暗,什么都看不见!

「哎!可惜!」我轻声的说。

「怎么了?什么事呢?」

「没……!没事!没事!」

她对我笑了一笑,然后走进后面的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端了两瓶酒。

「来,陈子东同学,」她递了一杯给我,「你可以开始慢慢地告诉我,有关於你的舞台剧的事了。」

「喔!好!那我先讲一下这齣戏的来源,“大劈棺”是讲……」

「别急!这不重要。大劈棺我知道,讲重要一点的。」

「喔!好。我是想呢,要结合我这一次得奖的《去他的庄周》还有大劈棺,来演饰一部现代的……」

「别急!这不重要。你还是没有把重要告诉我。」

「喔?你所谓的重要部份是指你要饰演的部份吗?我是希望你能演出那个现代的……」

「我上过剧团廖老师的课,你想说什么我非常了解!」

「真的吗?我也上过他的课耶。那你了解就好,我另外跟你解释一下那个……」

「别急!那不重要,慢慢来………」她把我眼前的酒杯递给我,要我先喝一口,「我先跟你说一下所谓艺术的精神。」她说。

「身为艺术家,表演艺术家,我们两个人一起创作这齣戏,就像一起生一个小孩一样,是需要很深的感情的。如果我们之间没有感情,那呈现出来的戏就不会有感情,会死沉,会黑白,会没有色彩!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要把爱的真相挖出来,然后昇华成人间的大爱。做爱只是生孩子的前一个步骤,但做爱前的感情才是最根本的感动。我最恨那种只有性交没有感情的东西!淫荡!没有生命!」

我瞠目结舌的。

「我问你,想不想跟我生这个小孩?」她说。

「想……想!」

「生小孩是需要做爱的,你知道吧?」

「……我知道。」

「我刚说了,做爱前的感情才是根本的感动,你了解吗?」

「了解!我当然了解!」

「那你想不想跟我做爱?」她凑过脸来,在我的耳边轻声吐气的说着。

「啊!」

学伴苏菲亚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