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幕   贝克特戏剧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布景和第一幕相同。

[威利隐而不见。

[温妮给土一直埋到脖子,头戴无边女帽,两眼紧闭。她的头不再能转动,既不能抬起,也不能低下,这一幕自始至终头部直僵僵保持不动,面向前方。仅仅眼珠子可以转动,作些表示。

[提包和阳伞放在第一幕开场时的老位置。手枪在头右边很显眼的地方。

[长时间沉默。

[刺耳的铃声响了。温妮立即睁开眼睛。铃声终止。她望着前方。长时间沉默。

温妮:好啊,神圣的光明。(略停。闭上眼睛。刺耳的铃声又响。她立即又睁开眼睛。铃声终止。她望着前方。微笑。略停。笑容结束。略停)有人还在看护我。(略停)还在关心我。(略停)这是我觉得妙不可言的。(略停)眼睛注视着我的眼睛。(略停)那句难忘的诗是怎么说的?(略停。眼向右看)威利。(略停。声音更响)威利(略停。眼向前看)还能谈论时间吗?(略停)威利,似乎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没看见你的容貌了。(略停)我没听见你的声音了。(略停)还能谈论时间吗?(略停)照样谈。(微笑)老一套!(笑容结束)能谈的话题是那么少。(略停)所以什么都谈。(略停)能谈的都谈。(略停)从前我经常想……(略停)……我说,从前我经常想,我要学会自言自语。(略停)我要向自己谈论荒野。(微笑)啊,不对。(笑得更加开朗)不,不对。(笑容结束)因为有你在那儿呢。(略停)哦,前些时候,你大概象别人一样死了,或者象别人那样,撇下我走了,这没关系,眼下你又回到那儿。(略停。眼向左看)手提包也在那儿,始终是同一只提包,我能看得见。(眼向右看。声音更响)威利,手提包在那儿,一道皱褶也没有,就是那一天你给我……上市场买东西用的。(略停。眼向前看)那一天。(略停)究竟是哪一天呢?(略停)从前我经常祈祷。(略停)我说,从前我经常祈祷。(略停)是的,我承认。(微笑)现在不再祈祷了。(笑得更加开朗)不,不祈祷了。(笑容结束。略停)从前……现在……这精神上多难受。(略停)从前我一直象现在这副模样——而现在我又和从前的模样大不相同。(略停)我是这样一个人,我说是这样一个人,然后成为另外一个人。(略停)时而是这样一个人,时而成为另外——个人。(略停)可以说的话是那么少。(略停)只好什么话都说。(略停)能说的都说。(略停)可哪儿都没有一句真话。(略停)我的手臂,(略停)我的胸脯。(略停)什么样的手臂?(略停)什么样的胸脯?(略停)威利,(略停)什么样的威利?(满腔热情地肯定)我的威利!(眼向右看。叫唤)威利!(略停。声音更响)威利!(略停。眼向前看)算了,不知道,不确实地知道,大慈大悲,我究竟想要什么。(略停)是啊……从前……现在……绿荫……这个……夏洛……接吻……这个……这一切……都叫人神魂颠倒。(略停)可我没有神魂颠倒。(微笑)现在不再神魂颠倒了。(笑得更加开朗)不,现在不了。(笑容结束。略停。她闭上眼睛。刺耳的铃声响了。马上睁开眼睛。略停)我又看见一双眼睛……见到它们悄悄地合拢了……以便悄悄地看。(略停)这不是我的眼睛。(微笑)现在不再看见了。(笑得更加开朗)不,不见了。(笑容结束。略停)威利。(略停)威利,你认为地球失去大气层了吗?(略停)威利,你这样认为吗?(略停)你没有意见?(略停)好吧,这正如你的为人,不管对什么事情,你从来就没有意见。(略停)这是可以理解的。(略停)很好理解的。(略停)地球。(略停)我有时寻思。(略停)可能不会全部丢失,(略停)总会剩下一些。(略停)从各种各样东西中,(略停)剩下某些残余。(略停)理智丧失怎么办?(略停)理智当然不会丧失。(略停)不会完全丧失。(略停)我的理智)不会丧失。(微笑)现在不会丧失了。(笑得更加开朗)不,不会了。(笑容结束。略停)要不然就会是永久的寒冷。(略停)永久的冰冻。(略停)这纯粹是侥幸,我猜想,令人高兴的侥幸。(略停)是啊,大慈大悲,大慈大悲。(略停)现在做什么呢?(略停)这是面孔。(略停)这是鼻子。(向下看鼻子)我能看见鼻子……(向下看)……鼻尖……鼻孔……生命的气息……这道曲线,你一向那么赞赏的……(撅起双唇)……一片嘴唇的影子……(又撅起双唇)……要是我撅嘴的话……(伸舌头)……当然还能看见舌头……(又伸舌头)……你一向多次品尝的……(又伸舌头)……要是我伸出舌头的话…………(又伸舌头)……能看见舌尖……(抬起眼睛)……一点儿前额……一小段眉毛……可能是想象中的……(眼向左看)……腮帮子……看不见……(眼向右看)……看不见……(鼓起腮帮子)……即使我把腮帮子鼓起……(眼向左看,鼓起腮帮子)……看不见……看不见红润的脸色了。(眼向前看)就这么一些。(略停)当然还看得见手提包。(眼向左看)有点儿模糊不清……但肯定是手提包。(眼向前看。漫不经心)当然还看得见大地和天空。(眼向右看)看得见你给我的小阳伞……那一天……(略停)……那一天……湖泊……芦苇。(眼向前看。略停)那是哪一天啊?(略停)什么样的芦苇?(长时间沉默。她闭上眼睛。刺耳的铃声响了。马上睁开眼睛。略停。眼向右看)当然还看得见白朗宁。(略停)威利,你记得白朗宁吧?我能看见它。(略停。声音更响)白朗宁在那儿,威利,在我身边。(略伴。声音再响一些)白朗宁在那儿,威利。(略停。眼向前看)就这么一些。(略停)要没有这些东西,我怎么办呢?(略停)要没有这些东西,我一旦讲不出话来,怎么办呢?(略停)仅仅望着前方,抿紧嘴唇?(长时间沉默,做这个动作)我办不到。(略停)是啊,大慈大悲,大慈大悲。(长时间沉默。声音放低)有时我听见一些声响。(倾听的表情。恢复正常声音)但不经常听见。(略停)我衷心感激这些声响,衷心感激它们。这些声响帮助我……过日子。(微笑)老一套!(笑容结束)对,凡是有声响的日子,(略停)凡是我听见声响的日子,都是美好的日子。(略停)从前我经常想……(略停)……我说,从前我经常想,它们都保存在我头脑里。

贝克特戏剧选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