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页 :   再爱一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不仅仅是上年纪以后,年轻的时候也时常出现这种情况。

比如第一次和女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虽说那时才十九岁,但因过度紧张而没能顺利地勃起。幸而对方的年龄比气乐堂大,她告诉气乐堂“不着急,慢慢来”,那家伙才终于挺起来了。

还有二十岁到三十岁时,偶尔也会由于慌张或者逞能,导致那家伙起不来。

但那些都是暂时的现象,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照样雄赳赳的了。

因此,那些情况不能叫作不举,说成“瞬间的不举”还勉强过得去。

不过,今天可是名副其实的不举了。

即便再耗下去,也是不会有起色的。

换句话说,委顿的状态似乎已成定局了。

直到现在,摸一摸它,它仍然缩成一小团垂在裤裆里呢。

真不知该把它现在这倒霉样说成是惨不忍睹,还是失魂落魄了。

气乐堂重新脱下裤子,触摸自己的那个玩意儿。

看上去它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并没有变大或者变小。

还是和刚才在床上时一样,安静地蜷缩着。

气乐堂想要弄明白缘由,便抚弄起它来。

“说起来自己也太大意了。”

虽说迄今为止,自己已经和女人睡过多次,但事先还是应该仔细确认一下。

“今天你没问题吧?”需要这样摸一摸它来确认一下。

人一过七十岁,做这样的准备还是有必要的。

现在回想起来,今天从一开始就觉得没有什么精神。

要是搁过去,有时候一想到要跟女人约会的事,那个部位就会膨胀,硬挺起来。

即便到不了那个程度,只要到了床上,一看见殿村夫人慢慢脱去衣服,露出白皙的皮肤,就会感到它渐渐发硬,抬起头来。

唯独今晚,这些迹象一点儿也没有。

可以肯定今天晚上是异乎寻常的。尽管事前自我感觉和以往不大一样,但仍掉以轻心,自己实在是太疏忽大意了。

“不过”气乐堂不禁自言自语起来。

说实话,这种体验还是第一次。虽说过去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况,但都是因为纵欲过度、太过疲惫造成的。

然而,最近并没有怎么消耗体力啊。

只是五天前和枫千裕睡过一次,而且近来事先都会吃伟哥。

所以自以为没有问题,就放松了警惕。

应该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

不过,上了年纪后,不如人意的情况会层出不穷的。

实际上,老年人都会像念口头禅一样念叨“最近腰痛得不行”“肩膀酸疼”“总觉得累”等。

还有的老人会毫不掩饰地诉说自己“特别健忘”“想不起人家的名字来”“老是迷迷糊糊的”。

毋庸置疑,这些情况都是由于年龄太大了而发生的令人羞耻的事,可为什么只有性衰退这种事没有人公开说呢?

时常听到男人说“最近什么都不行了”或者“那个事,早就死心了”,但他们从不直言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行的。

人们为什么喜欢使用暧昧、含糊的说法来表达呢?

莫非是因为与性有关,就觉得必须含糊其词?

再爱一次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