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页 :   再爱一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他既不想说是这么回事,也不想说不是这么回事。

现在他唯一可以做的,只有轻轻地抱住枫千裕的身体。

同时,气乐堂一边轻轻地触摸自己那无精打采的东西,一边暗自点头。

难道说,不举在任何环境下都无法改变吗?A女子不行的话,B女子没准就可以,这样的可能性似乎是没有了。

本以为会因对象不同而多少有些差异,但现在看来,在任何情况下,penis都是一样起不来的。

这么说,以后也会这样了?

想到这儿,气乐堂真切地感受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勃起障碍已经无法改变了。

大约从四年前开始服用伟哥后,他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然而,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就感觉像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似的,仿佛突然间被抛弃在旷野里一样无依无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算是男人呢?

不,事实上已经不是男人了,当然不算男人了。

“我已经不再是男人了。”

看到美丽的女性,也无法接近她们,拥抱她们了,既不会迷恋她们,也不会为她们而疯狂了。

因为自己变成不是男人的男人了。

被失魂落魄的气乐堂轻轻搂在怀里的枫千裕,仿佛什么也没有意识到似的,静静地躺着。

我沮丧成这样,枫千裕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气乐堂突然感到一阵焦躁,但自己不应该这样想。

即便躺在身边的气乐堂因为知道自己不行而沉默不语,跟枫千裕也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枫千裕对气乐堂没有像以往那样进入自己的身体,一定会感到意外或是不对劲的。

正是为了缓和这种不对劲,气乐堂才使出浑身解数进行了长久的爱抚。

无论她是否因此感到了满足,最后还是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并抱住了他。这一点无可置疑。

不可思议的是,殿村夫人当时也是如此。

那天,气乐堂知道自己不能勃起后,直到最后关头一直在拼命地爱抚殿村夫人。

总之,对这两个女人,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弥补了。

现在,做爱已经告一段落了。

虽然她们并没有明确表示不交合也无所谓,但气乐堂只能让她们满足于这种爱抚了。

气乐堂渐渐放开抱着枫千裕的手,也把放在她身上的手收了回来。

“这就算是完事了”

虽然不能这么说,但他此时就是这种心情。

幸好枫千裕大致猜到了这个情况。

气乐堂松开手后,枫千裕慢慢伸展开身体,但仍然俯身趴在床上。

如果能说出口,气乐堂很想现在亲口告诉她。

“对不起”可是这么一说,就必须把今晚自己身体的所有情况都告诉她。

可是他实在说不出口来。

气乐堂一边抚摸枫千裕柔软的皮肤,一边在心里念叨:“因为我已经起不来了。”

可悲的是,要是这么一说,自己就不是男人了。

那天晚上,气乐堂送走枫千裕后,终于确认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再爱一次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