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节    不分手的理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什么?”

修平下意识地反问,却只听到“啊”的一声,对方挂断了电话。

修平一时间不明所以,仍侧着头,手里握着已被对方挂断了的电话听筒。

刚才毫无疑问是男人的声音。

三十五岁,或者还要年轻一些。不知是不是晚上的缘故,声音含混不清,显得偷偷摸摸的。

修平想到这里,又回味了一下刚刚挂断的电话。

“难不成刚才的电话是找妻子的?”

修平再次坐到沙发上,看了看餐具柜上的时钟,指针已指向十一点二十分。

他从已快见底的瓶子里又倒了一杯纯威士忌,一口气喝干。

一股热浪灼烧着喉咙,修平呛了一下。等他平息下来,坐在沙发上再次琢磨起刚刚的电话。

确定那是男人的声音。

他问了一声是否已到家就挂断了电话。

修平一开始以为是打错的电话,若是如此,对方道一下歉就可以了。

但是打电话的人明显很狼狈,不自觉地“啊”了一声就挂断了。

这种惊慌的样子显得很不寻常。

如果不是打错了,又或者不是我接的,那么就应该是打给妻子的。

“但是妻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电话?”

“已经到家了吗?”也就是说妻子和打电话的人刚见过面。见面分别之后,打来电话询问,没想到会是修平的声音,因此十分狼狈。想着做错了事,一时惊慌就挂断了电话。

修平衔起香烟,却把烟头衔在了嘴里,连忙掉转过来,点上了火。

如果刚才的推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妻子今天晚上是和其他男人约会了。

不分手的理由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