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梅希蒂尔德:边缘人的言说与自我建构   边缘人的呼喊与细语:西欧中世纪晚期女性作家研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第三章
梅希蒂尔德:边缘人的言说与自我建构

在贝居因修会的女作家群体中,梅希蒂尔德是早期代表性人物。她在作品里表达了贝居因修会独特的修行理念,以及她试图为信仰领域的边缘人争取话语权和中心地位的强烈意愿。14世纪伟大的弗莱芒神秘主义大师吕斯布鲁克在他的著作《启导小书》( Litter Book of Enlightenment )中指出,在爱中静观上帝者将以通过中介、无需中介以及无差别的方式来达成与上帝的合一。这三种与上帝合一的路径,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于中世纪晚期的神秘主义思想当中。在贝居因女性神秘主义者的作品里,她们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对人神合一关系进行解读和阐释。

在梅希蒂尔德的笔下,灵魂与上帝的神秘合一仰仗的不是外在的中介——教会、教士、事工以及圣礼,而是一种存在于灵魂之内的,依托于爱和信仰的灵性中介。梅希蒂尔德通过重述圣餐仪式和重构救赎之链,将以人神中介自居的教会放逐于上帝的救赎计划之外,使得被边缘化的平信徒能够进入到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地带。以这种方式,梅希蒂尔德为身为边缘人的贝居因修女和其他平信徒争取到了得之不易的话语权,同时她也为自己建构出了难以撼动的作者身份与权威。梅希蒂尔德在她的作品里,将贝居因修会激进的神学理念与充满了梦幻色彩的幻象文学写作结合在一起,使得她的读者可以通过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和优美简洁的言辞,来感受贝居因女性神秘主义者慈爱宽广的胸怀。

第一节
梅希蒂尔德的生平与创作

马格德堡的梅希蒂尔德(Mechthild of Magdeburg,1208-1282/94) 是一位生活在德意志地区的贝居因修女,她的代表作《流溢的神性之光》( The Flowing Light of Godhead )是现存最早的德语神秘主义作品。这部作品最初由中古低地德语写成,但是在流传的过程中散佚,现存的中世纪版本是拉丁语译本和中古高地德语译本。《流溢的神性之光》在梅希蒂尔德生前备受争议,其中所包含的对于教会堕落的批评和对于贝居因神学理念的言说,为她招致了方方面面的流言蜚语和宗教迫害。但是在梅希蒂尔德身后,这部作品的价值和意义在流传过程中逐步得到了广泛认可与推崇。一些西方研究者认为,但丁笔下《神曲·炼狱篇》中,在地上乐园引领但丁在勒特河中涤除罪孽的美丽圣女玛苔尔达(Matelda)就是梅希蒂尔德的化身。 [1] 但丁以这种诗意的方式向这位杰出的女性神秘主义者致敬。

梅希蒂尔德的生平经历对于当代研究者而言是模糊而又陌生的。除了《流溢的神性之光》中夹杂的自传性内容和后世译者对原作者的一些简要评价,几乎没有任何直接记载梅希蒂尔德生平的史料流传至今。对于梅希蒂尔德的出身、成长经历和精神发展历程,研究者们只能通过对《流溢的神性之光》的阅读和分析来获取。西方学者通过几十年的研究,对梅希蒂尔德的生平达成了一些基本共识。他们认为梅希蒂尔德出生于13世纪初叶的一个贵族家庭,但是具体的出生地点迄今为止仍然无法确定。梅希蒂尔德的贵族家世并非有史料直接佐证,而是研究者们由《流溢的神性之光》中极具宫廷典雅爱情特质的写作风格推测而出的。梅希蒂尔德在《流溢的神性之光》的第4卷中声称自己在12岁时接受了上帝的恩典,从而获得了大量的幻象体验。这些来自彼岸的奇异恩典唤起了她心中对于信仰的渴求与追寻,并成为了她日后选择灵修生活并且加入贝居因修会的直接原因。在1230年左右,刚刚年过20的梅希蒂尔德告别家人和故乡,为了践行自己的信仰来到易北河畔的马格德堡。在这个地处边界的小城中,梅希蒂尔德正式加入贝居因修会,由此开始了她长达50余年的漫长灵修生活。在1250年左右,梅希蒂尔德在她的忏悔牧师哈雷的海因里希(Heinrich of Halle)的劝导之下开始了《流溢的神性之光》的写作。在1270年,梅希蒂尔德脱离了贝居因修会,她随后加入了奉行西多会教规的赫尔夫塔(Helfta)修道院。

在13、14世纪,赫尔夫塔修道院以其深厚的女性神秘主义写作传统而闻名,这些出自女性之手的作品大部分都得到了保存并且流传了下来。 [2] 赫尔夫塔修道院里的修女大多来自图林根和萨克森地区富裕的贵族之家,她们中的一部分具有很高的神学和文学修养。赫尔夫塔的格特鲁德(Gertrude of Helfta 1265-1302)创作的《上帝仁慈之爱的信使》( The Herald of God’s Loving-Kindness ),哈克伯恩的梅希蒂尔德(Mechthild of Hackeborn,1240/41-1298)写作的《奇异恩典之书》( Book of Special Grace ),都是在中世纪晚期影响深远的女性神秘主义作品。在晚年加入赫尔夫塔修道院之后,身体衰弱并且日渐丧失视力的梅希蒂尔德获得了修女们悉心的照料。她在那些学识卓著的姐妹们的帮助下,最终完成了《流溢的神性之光》的写作和编纂工作。在1282年之后,梅希蒂尔德病逝于赫尔夫塔修道院。

《流溢的神性之光》是一部7卷本的作品。梅希蒂尔德在1250年左右应忏悔牧师海因里希的要求开始动笔写作,直至1282年左右才最终完成这部作品,总共历时32年。1250-1259年间,梅希蒂尔德完成了这部作品的前5卷。1260-1270年间完成了作品的第6卷。在1270年加入赫尔夫塔修道院之后,她又花费了近12年的时间完成了第7卷和全书的编纂工作。隶属于多米尼克修会的海因里希参与了这部作品前6卷的编纂。在他逝世之后,赫尔夫塔修道院的修女们和梅希蒂尔德一起最终完成了全书的写作和编纂工作。第7卷中的小标题明显有异于前6卷中的小标题,这表明《流溢的神性之光》经历了不同的编纂阶段。但是当代研究者们依旧无法确定《流溢的神性之光》里的章节划分以及每一个小节的标题,究竟是出自梅希蒂尔德之手抑或是由后世的翻译者添加完成的。 [3]

在梅希蒂尔德亡故后不久,对这部杰出的俗语神秘主义作品的翻译工作就开始了。梅希蒂尔德在写作时采用的是中古低地德语,但是这个原始底本已经散佚在历史之中。最迟在1298年之前,哈雷的几位多米尼克会修士将《流溢的神性之光》的前6卷翻译为拉丁语,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第7卷的内容被译者忽略了。这个出自教士之手的拉丁语译本( Lux divinitatis )对梅希蒂尔德的原作进行了大幅度修改,译者彻底改变了原本的章节安排,取而代之的是以不同的主题来划分作品的内容。此外,拉丁语译者还站在教会的立场上对《流溢的神性之光》进行了大幅度删节,他们删除了那些批判教会和教士的内容以及洋溢着典雅爱情气息的段落。在这个意义上,拉丁语译本更接近于一种改写而非忠实于原著的翻译。在14世纪上半叶,巴塞尔的一位修士诺德林根的海因里希(Heinrich of Nrdlingen)将《流溢的神性之光》由中古低地德语翻译为盛行于德国南部地区的中古高地德语。由海因里希完成的这个译本是现存的唯一忠实于原著的全译本,它于1861年在瑞士一所本尼迪克修道院的图书馆中被人发现,由此成为了所有现代语言译本的共同底本。

[1] Emilie Zum Brum and Georgette Epiney-Burgard, Women Mystics in Medieval Europe, Sheila Hughes trans., St.Paul: Paragon House, 1989, p.40.

[2] Caroline Walker Bynum, Jesus as Mother: Studies in the Spirituality of the High Middle Ages,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2, p.176.

[3] Frank J. Tobin, Mechthild von Magdeburg: A Medieval Mystic in Modern Eyes, Columbia: Camden House, Inc.,1995, pp. 3-4.

边缘人的呼喊与细语:西欧中世纪晚期女性作家研究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