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节 俗语写作的文化建构意味   边缘人的呼喊与细语:西欧中世纪晚期女性作家研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繁體阅读 上页 目录 下页 加入书签

...js正在加载剩余内容

在中世纪的宗教观念里,《圣经》的一切内容都源自于彼岸的神圣启示。虽然《圣经》的文本出自凡人之手,但是其内容却是上帝神圣意志的直接反映,所以《圣经》文本的权威性不容任何质疑。中世纪的教会将《圣经》里记载的那些先知和使徒视为传递上帝神圣之言的尘世中介。正是因为他们在接受和传递启示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他们被视为上帝神圣救赎计划中关键的一环。教会把主教和教士宣称为使徒的继承者,是因为他们的布道将上帝的恩典播撒到了信徒的心灵当中。被教会所掌控的布道与阐释《圣经》的权力是一种公开启示或官方启示(public or official revelation),与之相对应的是一种存在于教会之外的私人启示(private revelation) [4] 。在中世纪信仰领域中广泛存在的私人启示并非指这种启示是仅仅针对某一个特定个体的,而是指它不是直接来自于官方教会。我们不应当将这种私人启示狭义地理解为一种要求更新基督教信仰范式的诉求,相反,公开启示与私人启示在本质上存在着内在的相通之处。在《圣经》中,无论是先知还是使徒,他们从上帝那儿得到的指令或目睹的奇异幻象,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又一个的私人启示,只不过这些来自个体的启示被教会官方化了。在中世纪晚期的俗语神秘主义写作中,对于私人启示的关注和强调,成为了那些被教会边缘化的平信徒为自己的作品争取话语权的有力手段。在贝居因女性神秘者的笔下,这一点表现得尤为突出。

边缘人的呼喊与细语:西欧中世纪晚期女性作家研究上页 目录 下页